FANDOM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是南方公园的四位主角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斯坦·马什埃里克·卡特曼肯尼·麦考密克

 人物背景 编辑

凯尔是南方公园小学的四年级学生,班主任是加里森老师。他的家庭是全镇唯一的犹太家庭。他的犹太背景和他的聪明同样引人瞩目。凯尔的父亲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是律师,母亲是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的人物设计主要基于剧集的核心主创马特·斯通

宗教信仰 编辑

凯尔有犹太信仰(台湾配音版本则是佛教信仰),但这一点在“圣诞便便汉基先生”之前都没有正式的公开,只是在“圣诞精神”短片和“诺亚基舟”中很短暂的提了一下。这在“象猪交配”中也有提到。卡特曼经常对犹太人做出贬损的评价,特别是经常当着凯尔的面说来激怒他。

凯尔显然对犹太教有着复杂的情绪,而他家庭的宗教信仰也有矛盾之处,比如,他们的穿着与许多有信仰的犹太人相似(比如杰拉德总是戴着一顶圆顶小帽),但他们很显然没有守安息日或者遵从十分严格的性生活(马特·斯通的母亲希拉·斯通她自己就是一个世俗的塞法迪犹太人)。凯尔对宗教的不重视可能是他努力融入他那些大部分都是罗马天主教信仰的朋友们的一部分。凯尔更常是捍卫自己的信仰而不是为之骄傲,尽管他经常有参加如“犹太童子军”一类的活动,但他还是常常对自己的宗教的历史、传统和仪式了解很少。他很天真,但他在往后的剧集也知道了很多。这可能是他父母的错,用错误的方式来庇护他们的儿子,总是不和他讨论他们信仰的细节。例如:

  • 在“非洲来客”中,凯尔在King Jimmy's All You Can Eat Buffet餐厅里吃着火腿。他要么是不知道火腿并非洁食,要么就是没有遵守犹太饮食法则。值得注意的是,凯尔的父母当时也在场。
  • 当他听到他的弟弟艾克要进行割礼的盟约时,他误解为是切掉整个阴茎而不只是包皮。而事实是凯尔他自己也进行过割礼,但他那时还太小记不得而且他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在看完梅尔·吉布森的《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后,凯尔向卡特曼承认卡特曼说的关于犹太人的一切一直都是对的并在犹太教堂里站出要求犹太人为耶稣之死道歉。讽刺的是,他在“复活节惊魂”中亲手杀死了耶稣,但这并非出自恶意而是耶稣本人的请求(这样他就能自我复活并拯救斯坦和“男人的野兔俱乐部”免遭被像兔子一样煮熟的下场)。凯尔原本拒绝了耶稣的请求,担心一个犹太人杀了耶稣的影响,但在保证卡特曼永远不会知道后才最终同意,这也是对未经证实且高度争议的关于犹大背叛耶稣并非出自恶意而是受了请求的说法的呼应。
  • 当他认识到天主教的条件可以进入天堂时,他根据如果犹太人是对的,那么就算他是个天主教徒也没有区别,但如果天主教徒是对的,那他就会因为没有接纳耶稣而下地狱的想法背弃了自己的信仰。
  • 在早期剧集“长水痘”中,当他的父亲告诉他社会的运作方式时,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包括把所有穷人送进集中营那样就只有富人能够存活。杰拉德很快意识到他对比自己穷的人没有宽容并马上制止。这表明了,至少在早期剧集中,凯尔并不清楚的了解犹太人大屠杀或是其他形式的种族灭绝
  • 尽管凯尔是犹太人,但他似乎对本地丹尼斯餐厅将要举行的Baconalia活动很是激动。卡特曼用“培根煎饼”来诱惑凯尔参与瘾宝宝篮球队。虽然没有看到凯尔有吃培根,但他的热忱引起了质疑,他有没有把遵守洁食戒律当作自己信仰的一部分。
  • 在“卡特曼乐园”中,在卡特曼继承了一百万美元并购置了一个主题乐园而凯尔得了痔疮之后,凯尔短暂地谴责自己的信仰。但又在卡特曼对主题乐园失去控制并惹上了美国国家税务局的麻烦时恢复了自己的信仰。

才能 编辑

据加里森老师所说,凯尔是个“聪明”且“A+”的学生。与其他男孩们一样,凯尔也被描绘出拥有多种有用和不太重要的才能。但在极少数时候,与其他大多数孩子一样,他也被描绘出了愚昧无知。

宇宙知识 编辑

在“牙仙子黑市”中,在发现牙仙子是虚构之后,他马上开始质疑现实。他似乎已经读完了所有关于心理学、现实和科学的书籍。这也令他疑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在剧集的结尾处,凯尔在进入上帝般的状态之前从实体状态消逝了一段时间;扭曲了现实并让一只巨型的松鼠鸡混合体出现。在最后,他回归正常,摆脱了这种体验。后来,到“灵能侦探卡特曼”的结尾处,凯尔对卡特曼以及其他“灵媒”侦探喊叫,导致灯光熄灭,他病床后的架子震动,架子上的东西掉落。

电子游戏 编辑

凯尔经常和斯坦、肯尼和卡特曼玩电子游戏,并拥有一台Xbox。在“吉他英熊”中,男孩们夸赞凯尔和斯坦玩《吉他英雄123》的技巧,并在之后一起玩的合作模式里突破了一百万分——一个被认为是几乎不可能的壮举。在“下贱的鲸”中,凯尔在和卡特曼和肯尼一起玩《摇滚乐队》,他给《扑克脸》这首歌弹着吉他或贝斯。

体育 编辑

凯尔玩过很多体育项目,诸如篮球、橄榄球、棒球、足球、曲棍球和躲避球。他在体育方面很有才华。凯尔被认为是南方公园小学里最棒的篮球手,斯坦并非最棒的两个体育项目之一(另一个是躲避球,皮普被认为是最棒的)。但在“加里森老师变性记”中,他参加了全州比赛选拔赛并被拒绝了,并不是因为技术不行而是因为他又矮又是犹太人(而不是又高又是黑人)。奇怪的是,凯尔在“歌舞童年”中并没有参加篮球队,但这可能是因为要避免凯尔活跃于潮流中。凯尔说过他想有一天能够在丹佛掘金队(Denver Nuggets)中比赛。在足球方面,他也很有才华,他做了一次触底得分,证明了他的技术。他在篮球中当后卫,在橄榄球中当外接员,在棒球中当二垒手。

音乐 编辑

在“家庭与社会”中,凯尔用吉他给家庭学校的丽贝卡弹奏小夜曲,结果丽贝卡给他扔了些钱。他也在“乐团风云”中和男孩乐队Fingerbang一同表演。和斯坦一起在“吉他英熊”中尝试在《吉他英雄》合作模式中达到一百万分。在“歌舞童年”中表演音乐剧。他还在男孩乐队Moop中演奏贝斯。但在“热带雨林惊魂”中,他在舞蹈方面显然没有太多节奏感;他在每次的团体表演中都出了乱子(但矛盾的是,在“歌舞童年”中,他和另外三个男孩完美地表演了一段又长又复杂的舞步————也许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达到的)。凯尔在“机甲史翠珊”中对罗伯特·史密斯喊道:“《Disintegration》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专辑!”。

电脑技术 编辑

凯尔有着相当厉害的电脑技术,比如在“阴核”中,他利用多种公共资源来阻挠一个苏联式激进分子的恐怖威胁。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当他开始搜索阴蒂的时候意外的碰上了兰妮·卡特曼主演的色情片,他之后很快的黑入了一个加拿大的服务器。在“下贱的鲸”中因生态恐怖主义而被日本政府逮捕的斯坦谋求还留在南方公园的凯尔的帮助,让他把显示了艾诺拉·盖号(Enola Gay)上的鲸和海豚的图片修改成鸡和牛。凯尔还活跃于如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网站也用着流行电子设备如在“人体iPad”中他用着苹果iPad。在“祸从口出”中,他通过追踪学校内的IP地址解开了窃听者网站丑闻的幕后黑手谜团。他还在“无法上网”中修复了全美国的互联网。他被认为是整个班级里有最好的电脑技术的人。

写作与作诗 编辑

凯尔偶尔在他说哲学的时候把话说得有些诗意,质疑现实和事物为何是现在这样。在“迷幻天文馆”中,加里森老师给班级解释俳句(日本的一种诗歌形式),但注意到卡特曼没在班上就停下来了。凯尔很快说出了三句全是用来侮辱卡特曼的俳句。还有在“南方孩子国”中,希拉不允许凯尔和卡特曼一行去看Raging Pussies的演唱会除非他把家务干完并给古巴带来民主(假定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才行。这促使凯尔给菲德尔·卡斯特罗写了一封信,卡斯特罗在读完凯尔天真无邪的,很有说服力的韵文、歌词和文字后真的被说服给古巴带来了民主。凯尔在“超恶心小说”中似乎是几个男孩里写书的领头人物。

语言 编辑

在“仇恨法案”中,凯尔似乎讲儿童黑话讲得极其的好,连斯坦都跟不上他说的话。他也很能理解和说出马克拉语。

超级英雄化身 编辑

详见条目:风筝侠

健康 编辑

除去总是死去的肯尼,凯尔比其他任何男孩都更常得病。当卡特曼在“卡特曼乐园”中继承了一百万美元并购置了一个主题乐园的时候,凯尔患上了痛苦的痔疮。他还在“病危的凯尔”中经历了肾衰竭并急需移植肾脏。在“吉他英熊”中,他因疾病而无法像斯坦一样练习《吉他英雄》。相反的,在“长水痘”中,他是班里唯一一个不容易得病的人,就算是和肯尼做吐口水进嘴的游戏也没有长出水痘。他最终还是因长时间接触斯坦和卡特曼而患上水痘,并染上了比其他孩子更加严重的病情。

在“病危的凯尔”中揭示了凯尔和卡特曼都是AB血型。这一集也揭示了凯尔是糖尿病患者,这可能是他各种健康问题的根源。

在“你有0个好友”中他补了两颗牙,这也显示了他有口腔健康问题。

健康问题列表 编辑

  • 在“长水痘”中患上了水痘(可能是带状疱疹)(半严重,昏死并倒下,但在医院中稳定了下来)。
  • 在“病危的凯尔”中患上了肾衰竭(没有匹配的AB血型的肾脏移植的话是致命的;斯坦骗卡特曼捐出了他的一个肾)。
  • 在“病危的凯尔”中提到患有1型糖尿病。
  • 在“卡特曼乐园”中患上了痔疮(感染变得严重,因凯尔的信仰危机而放弃生命变得致命。症状导致心脏衰竭。斯坦把凯尔推到主题乐园,目睹了卡特曼发脾气而重拾希望)。
  • 在“做爱做的事”中患上了腕管综合症(CTS)。
  • 在“动物圣诞节”中患艾滋病死去(在卡特曼的故事里)。在“艾滋兄弟”中真的感染上了艾滋病。通过注射现金治愈。
  • 在“阴核”中患上了普通的感冒,但在剧集结尾变得更加严重。

下列事件危及到他的生命,但与他的健康没有直接关系:

禁闭时刻 编辑

如同南方公园里的其他孩子,凯尔极少被关禁闭。他会后悔做那些让他关禁闭的大部分事情。凯尔曾因以下原因被关过禁闭:

  • 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看了导致肯尼模仿特技致死的特伦斯和菲利普的R级电影而被关了两周的禁闭。
  • 受虐小牛”——凯尔同其他男孩一起因保护小牛免遭宰杀而被关禁闭。
  • 禁烟运动”——在校外抽烟并意外引起了学校的火灾。
  • 猫尿上瘾”——被父母发现藏了一只猫,他们便认为凯尔在吸猫尿于是关了他禁闭,但凯尔只是让猫远离肯尼。在他父亲吸猫尿被逮到的巨大丑闻之后很快就被放出来了。

外观 编辑

Kyle without his hat.jpg

在“歌舞童年”中摘下帽子的凯尔

凯尔戴着一顶绿色的苏联毛帽,一件亮橙色上衣,深绿色裤子和石灰绿色的手套。在"人体iPad"中提到了凯尔的体重是83磅(约37公斤)。他有着同他母亲相同的红色头发(在西班牙文化中犹太人比如犹大就被描述有红头发),这在“屁脸症”中第一次出现。他摘下帽子的形象在“犯罪克星”、“南方基园”、“收视率至上”、“加里森老师变性记”、“淘汰边缘”、“歌舞童年”、“摔角淘汰联盟”、“泽西范儿”以及浣熊侠与朋友们的剧情(作为风筝侠)中出现。他的头发是在致敬马特·斯通(他的创作者)的旧发型,也是致敬他在“Cannibal! The Musical”中同样戴着一顶苏联毛帽的角色。在“兵器好时光”中,他的忍者形象有棕色的眼睛。

在某些剧集中,他的穿着与平常不同,比如在“经济危机”中,当兰迪建议镇上的人都穿被单来平息经济的怒火时,凯尔把红色被单当袍子来穿。还有,在某些场合下,他会把他的犹太爆炸头打扮得很时尚,这在“南方基园”(当他短暂的跟随了都市美型男的潮流时)、“收视率至上”(戴着夸张的主播假发)、“歌舞童年”(有着科宾·布鲁(Corbin Bleu)风格的发型)和“泽西范儿”(当他“转变”为泽西人时)中有出现。在“解救威兹雅克”中,他(和其他三个男孩)被警察画出了相片般逼真的图像;他的母亲希拉评论说这是个“有些糟糕的画”。

KyleOriginal.jpg

原版“圣诞精神”短片中的凯尔

在“名单风波”中,凯尔被选为班上十六位男生中最丑的男生。这动摇了凯尔的自信;他融入了学校里的丑陋孩子群体(他们的丑令凯尔在里面很显眼),这群人不停地在讨论要把学校付之一炬。最终,就在凯尔烧掉学校之前,斯坦和温蒂告知他那名单是对腐败妥协的产物,把凯尔从最丑男生的阴影中解放了出来。

在原版的“圣诞精神”短片中,凯尔的外观有很大的不同:他不再穿着橙色夹克和苏联毛帽,而是绿色夹克和黄色棒球帽,看起来和斯坦非常相似。

个性 编辑

N22193014176 9369.jpg

凯尔的官方脸书主页头像

在剧集开始的时候,凯尔的个性同他最好的朋友斯坦非常相似——拥有坚定的道德感的“好孩子”。在每集结尾的时候,凯尔经常会和斯坦一起作关于“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You know what? I learned something today)”的演说。在第五季制作者放弃了杀死凯尔的计划之后(于是他们杀死了肯尼),剧集中凯尔的个性有了转变。最明显的就是他的脾气变坏了(往往出于和卡特曼的对抗)。向他母亲一样,凯尔会通过演讲来证明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凯尔作为犹太人有着不同于南方公园里其他人的信仰并且常常被质疑和嘲笑。这种情况发生时,凯尔会显得沮丧或者气急败坏(特别是当卡特曼嘲笑凯尔信仰时,这导致了两人间的许多争斗)。在大多数情况下,凯尔做出的决定会受到他的信仰和他当时的情绪两方面的影响。因此他很容易被哄骗或是洗脑。在所有主要人物中,凯尔似乎有着最高的道德标准,经常会拒绝他认为错误的行为,尽管在他的朋友们的影响下,凯尔未必能坚持。

凯尔似乎有很强的兄弟情节。在“艾克的小弟弟”中,尽管最初知道艾克并不是他的亲生弟弟而是被父母领养的加拿大小孩时,凯尔非常不满。但是当艾克面临危险(凯尔认为的)时,凯尔还是尽起了兄长的责任并保护了弟弟。在南方公园之后的很多集中,凯尔都表现出了愿意用一切努力来保护艾克的生命与幸福的可贵品质。(“加拿大的圣诞节”、“师生恋”、“加拿大罢工”、“胖胡子船长”和“阴魂不散的名人”)在“杰弗逊父子”这一集中,他是第一个注意到和关心新邻居儿子的人。这个叫毯毯的孩子擦伤了膝盖而他的爸爸“杰弗逊”根本没有注意到。整个事件中凯尔心甘情愿的照料着这个孩子:帮他处理伤口,看到他独自一人呆在后院时愤怒的把他带到了斯坦家并放在了床上,试图把他藏起来不被他粗心的父亲找到并且要求杰弗逊先生应当像真正的父亲那样对毯毯负起责任。

虽然凯尔经常脾气不好,但他仍是最富有想象力和同情心的孩子之一。证据之一是在“祸从口出”中,凯尔并没有像班上的大多数人一样,以从耳闻网(Eavesdropper)看到的他人隐私为乐。事实上他还试图劝说其他人,如果耳闻网曝光了他们自己的隐私的话这件事就不那么搞笑了。此外,他也是,至少四人组中最聪明最敏锐的孩子。除了偶尔会因为感情而过于冲动外,大部分时候他都可以从逻辑上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通常都是在极为荒谬的条件下。例如在“灵能侦探卡特曼”中,警长居然认为卡特曼靠摔伤可以获得“灵能”,甚至打算以此来抓捕犯人。在无法说服警长的情况下,凯尔想到了假装自己也摔伤获得了“灵能”的办法来给警长传递信息。又如在“无法上网”中,凯尔用重启世界路由的办法恢复了网络,拯救了美国(显然世界上没有这种路由器)。

在早期动画中,凯尔有时会显得刻薄乃至神经质。例如在“长水痘”中,凯尔率先提出了要报复自己的父母(因为希拉想要让肯尼把水痘传染给他),在“减肥营”中,凯尔付给肯尼钱让他去吃海牛的内脏,在“名单风波”中,尽管被亚伯拉罕林肯劝导,他仍打算因为被评为最丑的男孩去烧掉学校。另一个例子是在“动物圣诞节”里,凯尔因为圣诞节对犹太人不友好,就主动让撒旦之子附身,打算支配世界。不过本集实际上是卡特曼讲述的故事,很难说是否反映了人物性格。

在十九季中,得知凯尔并不认为凯特琳·詹纳是一个英雄之后,政确校长对他进行了严重的骚扰和侮辱,并称之为“纠正特权”。这最终令他失去了大家的尊重,比如每次他要进行一次演讲的时候都只会收到死亡凝视。

在“寻根之旅”中,巴特斯提到凯尔相信“自己什么都懂”。不过更好的说法是凯尔相信所有事情都可以从逻辑上解释,而不会相信存在超自然的力量。所以他才会在“感恩节的历史”中为最后是自己错了而非常生气。(不过在“宇宙级混蛋”中他倒是很快相信了灵媒,大概也是早期剧集的缺陷。)

家庭 编辑

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 编辑

凯尔的母亲,希拉,她极其地过度保护,甚至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还挑起了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战争,只因为加拿大人特伦斯和菲利普极其污秽的R级电影。她的座右铭是:“Horrific, deplorable violence is okay, as long as people don't say any naughty words.”无论何时她的儿子出了事,她都会轻易的夸大问题的严重性。即便如此,在“病危的凯尔”中,当凯尔的肾开始衰竭时,她寄希望于整全自然医学

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 编辑

凯尔的父亲杰拉德是一名律师。他在市镇议会当法律顾问,虽然他常规训练的性质还不太清楚。他在很多时候参与诉讼,有一次他通过他参与的一连串的对镇子的性骚扰诉讼短暂地变得非常富有。他有时候也代表镇上的人,包括大厨在“援助大厨”中涉及版权侵权的案子。在早期剧集中,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显得比镇上的大多数人要富裕,但肯定是富不过托肯一家。

杰拉德常是南方公园里更理智的人之一,比起兰迪更是如此。主要的成人角色,经常试着教育凯尔良好的道德,比如在“长水痘”中,虽然也会教育失败,这一集里也有体现。

凯尔也很崇拜他的父亲,有一次把他父亲称作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家伙”。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编辑

凯尔有一个领养的加拿大弟弟,艾克。当凯尔第一次认识到艾克是领养的时候,他一开始认为艾克并不是他“真正的”弟弟,变得疏远甚至不满他。但在艾克向他展示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的照片后,他对艾克的感情又恢复了。对即将到来的割礼感到不安,他之后逃到凯尔的房间寻求保护,凯尔便激烈地保护他。他们的关系从此以后便变得牢固,但也有紧张的时候。当凯尔在“师生恋”中揭发了艾克和他幼儿园老师的不伦恋后他们之间产生了最大的裂痕。艾克并不理解凯尔只是想保护他,对他说道“你对我来说是个死人。”艾克最终意识到了他和老师的关系有多愚蠢并感谢凯尔给他很多的关照。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两人的首次互动是在玩“踢小孩”。当他们的母亲希拉要凯尔带着艾克一整天的时候,凯尔对此有怨言,对他的弟弟感到懊恼。他之后便把艾克踢进窗户,让他惹上麻烦。稍后,随着剧情发展,凯尔展现出了对艾克的强烈保护性。

凯尔·施瓦兹 编辑

凯尔还有一个康涅狄格州来的表弟,凯尔·施瓦兹,他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式的犹太人刻板印象。他对很多事情抱怨连连,比如他的哮喘、因摄入牛肉产生的气体以及从木桌上取下木片,他沉重的呼吸声令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发狂。凯尔变得绝望,用各种方法除掉他的表弟,比如让他滑巴士雪橇以及把他装进一架货运飞机的货物中。

关系 编辑

凯尔是南方公园小学里男生的领头之一,和大部分角色都很熟悉,也经常和其他角色发生冲突。总的来说,凯尔对和女生的关系并不在意,这在"疯狂俱乐部"中表现的很明显。但同时,他又似乎和温蒂关系不错,经常可以看到他和温蒂在背景中交谈。

斯坦·马什 编辑

斯坦是凯尔最好的朋友,即使是在四人组中他们也显得比其他人更加亲密。在剧集中,经常可以看到两人形影不离的画面。凯尔和斯坦在许多细节上都表现亲密(特别是在剧集早期他们个性还没有产生很大区别的时候),而且真正的关心彼此。在许多问题上,他们都会站在同一边并且大多是时候卡特曼和他们对立。当凯尔和卡特曼产生矛盾时,斯坦经常会选择和凯尔一边帮助他。

他们之间也有不同之处,凯尔如果在他坚定信仰的观点上和斯坦不同的话就会变得很沮丧,而反过来如果凯尔对他和卡特曼的争斗过于着迷,斯坦则会更加关心。尽管并不多见,他们有时也会产生严重的矛盾,甚至导致他们的友谊接近破裂过几次(在“史前冰人”、“超级好朋友”、“南方基园”、“烂货选举”、“小心那颗蛋!”、“吉他英熊”、“当你老了”、“霸凌谁之过”、“坑爹游记”以及“黑色星期五”中可以看到),但是在结尾时他们总会和好(除了“当你老了”那集,但他们仍在下一集和好了)。最能体现他们友谊久经考验也牢不可破的剧集是“吉他英熊”,那一集中他们因为争吵产生了裂痕,但最终斯坦意识到了被公司签约、参加大型派对的成功并不是他开心的原因,而是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经历这些。听到斯坦的独白后,凯尔最终选择原谅了斯坦,并决定一起再次享受游戏的乐趣(在得到100万分后却被游戏骂做基佬了)。

他们的友谊和互帮互助精神的强度已经在剧中有多次展示。在“名单风波”中,凯尔被选为班上最丑的男生。这令他大受打击,斯坦把凯尔受的影响都看在了眼里,尝试用温蒂的帮助来让女生修改名单(最终揭露了名单是被错误地修改过的而凯尔并不是最后一名)。两人甚至曾多次互相拯救过对方的生命。当凯尔在“病危的凯尔”中患上肾衰竭的时候,斯坦很乐意捐出他的一颗肾来拯救他的生命,最终设套欺骗卡特曼(唯一适合的捐献者)捐出了他的一颗肾。另一个例子可以在“幻想大陆·下”中找到,斯坦在这集里被困在了幻想大陆而凯尔是唯一能听到他声音的人。凯尔采取了极端措施,包括闯入五角大楼,阻止政府核炸幻想大陆(也包括在其中的斯坦)。在“复活节惊魂”中,尽管有很深的顾虑,凯尔甚至同意杀了耶稣(在他的请求下)以帮助他去拯救斯坦的生命。

凯尔和斯坦的友谊被他人嘲笑过几次(尤其是卡特曼)。有一次斯坦的父亲兰迪甚至还告诉他说他和凯尔不应该老是在一起玩,否则其他人就会开始觉得“他们很‘好笑’”(即同性恋)。还有人隐射过他们是基佬,如在“超级好朋友”中,卡特曼问道“噢,你们想要个房间来亲热一阵子吗?”(凯尔和斯坦不断踢他的蛋以作回应)。

凯尔很有可能是斯坦的律师,斯坦在“性骚扰熊猫”中被卡特曼告了后凯尔坐在了他的旁边。

在“当你老了”中,当斯坦被诊断出是个厌世混蛋后,凯尔一开始尝试着解决他的问题。但在他越来越糟糕后,凯尔觉得他太煞风景并与肯尼和卡特曼一道开始躲避他。他最终意识到斯坦已经改变了并结束了他们的友谊。但他们这次并不像其他集数一样在结尾处和好,而斯坦也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并且医生也诊断他永远也不会好转)。这似乎是永久的,但他们还是在“屁股汉堡综合征”的结尾处和好了。

凯尔很看重斯坦对他的看法。贯穿“瘾宝宝运动协会”一整集,凯尔不停地找到斯坦来解释他参与卡特曼的瘾宝宝运动协会的原因,这是确保让斯坦不会看低他的尝试。

埃里克·卡特曼 编辑

卡特曼被南方公园里几乎所有的孩子讨厌,凯尔也不例外,连大人们都称他为“混蛋”。在“当你老了”中,在斯坦承受他对事物疏离的“都是屎”的看法时,凯尔和卡特曼的关系更加紧密。尽管如此,两人间的宿怨是从节目一开始就反复出现的主题。凯尔和卡特曼经常相互侮辱,卡特曼的反犹太主义针对凯尔,凯尔则嘲笑卡特曼的体重作回应。无论何时提出一个观点,卡特曼总是试着用计斗过凯尔,有时则是和他打赌,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当着他面洋洋得意。

虽然卡特曼常是争论中的败者,但也有几次他的天方夜谭被证实的时候。比如在“嬉皮去死”中,卡特曼从嬉皮音乐节中拯救了小镇,强迫凯尔每天都要看他在学校停车场里玩他新的Tonka牌推土机。在“幻想大陆·上”开始的时候,卡特曼带着凯尔、斯坦、肯尼、巴特斯、克莱德和托肯进到森林,因为他曾在这里看到过一只小妖精;凯尔当然不相信他,但结果发现卡特曼是对的。在“沃尔玛来袭”中,卡特曼说的死掉的人会拉屎也被证实是真的,并在“大厨归来”中再次重现。在“屁眼进食法”中,卡特曼关于屁眼进食嘴巴拉屎的说法也被证实是真的,他用凯尔赌输的钱不停地挑衅他惹他发怒,但在凯尔表示完全服输了之后便失去了继续挑衅的动力。

两人经常作为四人组的一部分在一起玩,但凯尔并不把自己所有的活动都带上卡特曼(比如凯尔在“生日宴会”中并没有

ThePoorKid21.png

卡特曼对着凯尔发火

邀请卡特曼到自己的生日会而是邀请了巴特斯,因为凯尔并不把卡特曼当朋友)。极少数时候卡特曼的骚扰会引起两人的肢体冲突,凯尔总是占优势的一方。比如在“肯尼之死”中,在发现卡特曼从未打算把干细胞研究作为救治肯尼的潜在方法后凯尔把卡特曼痛揍了一顿。在之后的剧集“未来居民”中,四人在给一位女人的房子的车道铲雪,在其他人卖力干活的时候卡特曼则坐在一边用他的手机在聊天。凯尔向卡特曼对质他不干活,并告知他如果他不帮忙就分不到他那一份的钱,而卡特曼则回应道:“嘿!你个他妈的犹太人别对我指手画脚的,我会痛揍你一顿。”下一幕就是女人给四人开门;卡特曼捂着出血的鼻子,凯尔生气的站在一旁。当女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时,卡特曼告诉她是一次“铲雪事故”。在他们全都进屋处理卡特曼的伤时,卡特曼说道:“你很走运我肩膀酸

CartmanKyle smile.jpg

凯尔和卡特曼在“当你老了”的结尾处相互微笑和谐相处

痛,凯尔,不然我绝对会让你也来一次。”意味着是凯尔把他的鼻子打出了血。在“加拿大的圣诞节”中,卡特曼威胁说如果不能在圣诞节及时赶回家就要把凯尔揍一顿,接下来在很显然他们不能及时赶回家的时候卡特曼不停地抱怨和威胁,凯尔照着卡特曼脸上来了一拳,他很马上就崩溃大哭喊妈妈。在“艾滋兄弟”中,在凯尔意识到卡特曼故意让他感染上HIV病毒之后在公开场合揍了卡特曼。稍后,凯尔行进到卡特曼家中开始弄坏他所有的玩具,而卡特曼根本无力阻止。但或许两人最大规模的肢体冲突是在“卡通战争·下”中的“最终对决”。凯尔最初击败了卡特曼,但他通过假装投降并迅速踢了他的蛋占了上风(但并未真的“赢得”胜利,巴特·辛普森用他的滑板从背后击晕了卡特曼从而救了凯尔)。

尽管凯尔和卡特曼之间关系紧张,但他们有为对方的幸福着想的时候。在“吐出类固醇”中,凯尔把卡特曼称为朋友并且对卡特曼尝试参加特奥会会下地狱的情况表示关心。凯尔在“人熊猪”中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看起来病怏怏的卡特曼,把他从被淹没的洞穴中抬了出来,尽管卡特曼的体重会把凯尔一起拖下水(差点就拖下去了)。卡特曼也在“自负警告!”中救了凯尔的命,卡特曼意识到如果没有凯尔在身边争斗他的生活会十分空虚,于是他勇敢面对自负风暴拯救了凯尔和他一家。但他并没有为此受到赞扬,他不想承认凯尔对他有多重要。卡特曼也在“幻想大陆·中”里在凯尔被人熊猪攻击后把他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这一次是因为他还没有机会让他舔他的蛋来羞辱他以完成赌注。在“泽西范儿”中,卡特曼也说过他仍然是一个“泽西孩子”而他的内心是只怪物但他一直会是他的小怪物。或许凯尔在“基动力车”中对他们的关系做出了最好的总结,他把卡特曼称为“我的有点朋友的朋友。。。吧。”(my sort-of friend...ish.)。凯尔也从强奸他的Snooki手中救了他。在“犹柏卡布拉”中,凯尔在半夜把卡特曼带回家,把他推进被子甚至还帮他拖鞋。在本集的结尾,他把手搭在卡特曼的肩膀上说他相信卡特曼说的他已经皈依了犹太教。

虽然卡特曼一贯的敌对关系和他名副其实的反社会行为,凯尔还是有时会被卡特曼的假心假意欺骗。这在“生日宴会”、“卡通战争·上”和“肯尼之死”(详见下文)以及其他剧集中出现。这可能是由于一种任何人心底都是有些善良的理想信念,即使是卡特曼也有。其他时候,凯尔十分明确的知道卡特曼在操纵他(或正试着),这在“沃尔玛来袭”和“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出现。在“艾滋兄弟”中,所有人里偏偏是卡特曼染上了HIV的讽刺让凯尔忍不住大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他活该患上这种病。凯尔偶尔也会转换局面操纵卡特曼去做愚蠢的事情,比如他在“胖胡子船长”中劝说卡特曼他会死并建议他出海去当海盗。他与卡特曼的冲突已经变得日益紧张并且是目前剧集里一个主要的焦点。

在“当你老了”中,凯尔和卡特曼的关系似乎比以往要好很多,他们在玩Xbox的时候友善地相互微笑。但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在凯尔发现把汉堡包塞进他屁股里再卖给别人之后他们又打了一架,他们的生意也因此停业。

他与卡特曼的关系或许是整部剧集里描绘得最复杂的关系。很难去界定他们如朋友的联系或如敌人的联系。他们似乎刚刚好在中间,如同大多数人形容他们时经常用到的混成词:“亦敌亦友”。

肯尼·麦考密克 编辑

凯尔和肯尼的关系并不如和斯坦那般强烈(在“长水痘”中他声称“绝不会去在意肯尼”来试图躲开在肯尼的贫困然后才是水痘泛滥的家中住一晚)也不是如同卡特曼那般的对抗,但很明显是存在的。他们很少有一对一的互动。凯尔经常会在自己的活动中带上肯尼。尽管他和肯尼的友谊在斯坦和卡特曼的周围的时候并不那么明显,但当两人独处的时候还是相当友善的。当肯尼在“肯尼之死”中的“永久”死亡后,凯尔为了捍卫肯尼的尊严和回忆立刻揍了卡特曼。在“永远的好朋友”中,再次死去的肯尼把他所有的物品(除了他的PSP)都遗赠给了凯尔和斯坦,在他的遗嘱里写道“老兄,你们是一个人能拥有的最好的朋友”,凯尔对此回应道“这真的十分感人…”,表明了两人间很有意义的关系。他邀请肯尼加入“犹太童子军”,在“贞操戒指”中,在去向迪士尼对质让肯尼缓慢转变成一个无聊傻瓜的贞操戒指之前他安慰了肯尼。在“超赞经纪人”中,凯尔抱着死去的肯尼显得很伤心,发誓要让肯尼死得其所。在“猫尿上瘾”中,凯尔很关心肯尼的情况并收留了他的猫以免他再次吸食猫尿。

巴特斯·斯多奇 编辑

1401-sexual-healing-2.jpg

凯尔在“性瘾治疗”中尝试帮助巴特斯

凯尔和巴特斯的友谊是相当友好的而凯尔也更喜欢他而不是卡特曼。凯尔通常会对巴特斯很好(比如他在“巴特斯售吻公司”中他为没亲过女生的巴特斯辩护)。另一个例子是在“性瘾治疗”中,当他们被诊断出患了性成瘾后凯尔便尝试帮助巴

特斯。然而,如同其他男孩,在要进行试验或卧底工作时他并不排斥把巴特斯当作只“豚鼠”来利用,在“超恶心小说”中责备他写出了《希可洛剃·麦克鼻屎男的故事》。此外,在肯尼死去的第六季里,他会和斯坦一道说“肯尼会这么做的”来要挟巴特斯做一些事;他会和另外两人一起不断地说肯尼有多么酷并抛弃巴特斯,直到他去做一些常是危险的任务。他偶尔也会捉弄巴特斯,咒骂或辱骂他。反过来,巴特斯有骚扰凯尔,如在“名单风波”中,他也会因为他是犹太人而去“欺侮”他,但这常是因受了卡特曼的影响。在“寻根之旅”中,巴特斯向凯尔发泄,说他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并说他和斯坦都很假很自大。

缺席集数 编辑

语录 编辑

  • "Goddammit!" 
  • "You bastards!"
  • "Cartman you fat ass!" 
  • "Shut up fat ass!" 
  • "Cartman you asshole..." 
  • "Holy Shit."
  • "I hate this town."
  • 凯尔: "Kick the baby!"

艾克: "Don't kick the baby." 

凯尔: "Kick the baby." (凯尔将艾克踢进一扇窗)

  • "You son of bitch!" 
  • "Nuh uh"(No)
  • "Yuh huh"or"Yeah hun"(Yes)
  • "Hooray“
  • "Oh,no!"
布罗夫洛夫斯基家族
克莉欧·布罗夫洛夫斯基 |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 凯尔·施瓦兹 | 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 | 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 |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 默里·布罗夫洛夫斯基
南方公园的孩子们
克莱德·多诺万 | 克雷格·塔克 |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 吉米·瓦勒莫 | 埃里克·卡特曼 | 巴特斯·斯多奇 | 托肯·布莱克 | 提米·伯奇 | 斯坦·马什 | 斯科特·马尔金森 | 温蒂·泰斯伯格 | 特伦特·博耶特 | 特克·崔克 | 皮普·皮瑞普 | 肯尼·麦考密克 | 贝蓓·斯蒂文斯 | 傻缺 | 凯文·斯多利 | 达米安·索恩 |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 雪莉·马什 | 凯尔·施瓦兹 | 卡伦·麦考密克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