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托肯·布莱克,曾名为托肯·威廉姆斯(Token Williams),配音为阿德里安·比尔德,是南方公园小学的一位四年级生。他的名字是一个双关,与经常在美国电视节目上出现的政治正确观点"标志黑人(token black guy)" 有关。

Craig-waiting 前方施工!!!

此页面正在更新中,请耐心等待

背景 编辑

托肯是克雷格帮的常任成员。同时,他也是南方公园唯一的黑人小孩(除了客串角色以及妮科尔),这一身份与他的名字——托肯·布莱克(Token Black)有很直接的关系;在电影及电视剧中,“标志黑人”(token black guy)是一个为了体现种族多样性而被安排于白人群体之中的黑人(常为正面形象)。他同时也是一个学校里的聪明学生,成绩均为A。

托肯首次出场于试播集,作为背景角色。在早期剧集之中,他一直都是一个无名角色,但在“小矮人”中,加里森首次表明了他的名字。

他第一次作为主要角色出场是在“仇恨法案”中,这一集里男生和女生之间爆发了一场雪橇比赛。托肯针对卡特曼的体重发出了嘲笑:“有卡特曼的巨肥屁股我们赢定了!”卡特曼愤怒地向托肯扔了一块石头,导致托肯被打出了一个黑眼圈。但是因为托肯是一个非裔美国人,联邦调查局将这种行为判定为种族歧视举动,把卡特曼送上了联邦法庭,并判定其犯了仇恨罪,导致卡特曼被送进了少管所。

后来,托肯和众人说服了州长,告诉他一切犯罪都有仇恨作为动机,而将种族问题孤立出来只不过是一种“残暴的伪善”。最终让他释放了卡特曼,并因此赢了滑雪比赛。

托肯在“邻居来也”中再一次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因为家庭富裕而遭到同学们的嘲笑,例如孩子们嘲笑他拥有DVD播放器而不知道VHS系统是什么,或者是他穿着阿玛尼旗下的名牌衣服。托肯因此感到苦恼并试图去融入他们。他和父母去了当地的廉价超市买衣服,却遭到了其他人异样的眼光。

在种种尝试失败后,托肯通过刊登宣传海报来吸引富人移居,同时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富家孩子作朋友。很快许多富有的黑人例如威尔·史密斯奥普拉·温弗莉史努比·狗狗等人带着家人搬到了南方公园来居住。托肯尝试与那些富家孩子玩并建议一起去打雪仗,但其他孩子却嘲笑他应该去和狮子为伴并去打马球了。这时,倍受打击的托肯自言自语道:“我跟谁都合不来!

之后托肯来到了动物园并请求狮王阿斯兰允许他加入狮群。这群狮子莫名地喜欢恶作剧和肢体喜剧,而托肯无法理解他们的幽默并意识到自己在这里也不合群。在这集末尾,同学们告诉托肯他们只是像朋友间那样开玩笑而已,他一直都是群体的一分子。

在“基督摇滚热”中,托肯加入了卡特曼的乐队——信仰+1。卡特曼断言托肯的黑人血统意味着他肯定拥有也会弹贝司。尽管托肯最初对卡特曼这种种族主义言论表示怀疑和愤怒,但他后来确实发现自己拥有一把贝司并且能够弹奏得很好。

在他们卖出100万张专辑后,卡特曼却被告知他们不能获得白金唱片因为基督教摇滚乐队只能获得没药唱片。生气的卡特曼大喊道:“操耶稣!”,这使得被激怒的托肯将他打倒在地。

在“失恋的斯坦”中,托肯成为了温蒂的男朋友,这使斯坦变得消极抑郁。最后斯坦向他们俩都竖了中指。但在次之后托肯和温蒂便再也没有在一起了,可见他们的关系已经破裂。

在“向黑人道歉”中,托肯对斯坦的父亲——兰迪·马什在《幸运转盘》中说出“黑鬼”一词而感到愤怒。斯坦称自己完全理解这个次对黑人造成的伤害,但这却使情况变得更糟。最后斯坦意识到自己身为白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黑人的感受的。对此托肯回到道:“你现在懂得了,斯坦。”,他们的矛盾就此化解。

在“搞笑机器人”中,托肯忍不住对泰勒·派瑞的笑话放声大笑。泰勒·派瑞扮演成《疯女人日记》中梅黛尔的模样,不停地在说那些只有托肯觉得好笑的笑话。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托肯都会感到很尴尬,但他还是一直给钱来听派瑞的笑话。

在“黑人世界大战”中,托肯被卡特曼当作是“疫情传染源”,在卡特曼的梦中成为了僵尸一样的角色。卡特曼担心受到因乔治·齐默尔曼事件而受刺激的黑人们报复,不断散播着有关疫情的谣言。最终他以“侵犯私人领域”为由用枪击伤了托肯,而事后托肯反而被要求向卡特曼道歉,这使得托肯感到十分愤怒。

在“百分之一”中,托肯不情愿地帮助了卡特曼,让他到自己家住以保护他玩具的安全。而在“变本加厉”中失恋的卡特曼又找上门来,尽管托肯十分排斥,但他的母亲还是邀卡特曼进家并共进晚餐。

种族问题编辑

种族主义一直是围绕托肯而展开的主要话题,就像在“仇恨法案”、“向黑人道歉”和“黑人世界大战”。自从大厨死去后,直到“卡特曼寻爱记”他和他的父母是剧中唯一经常出场的黑人角色。

对托肯而言,卡特曼是大多数种族主义的来源。在“基督摇滚热”中卡特曼要求托肯从地下室里拿出他的贝司来,但托肯却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并说自己没有也不会弹贝司。然而卡特曼回答说托肯肯定知道怎么弹贝司因为他是个黑人。后来事实证明,卡特曼说的都是对的。

卡特曼另一个种族主义行为体现在“收视率至上”中。当孩子们制作新闻节目——《性感学校新闻》时,卡特曼要求托肯换一种音调主持节目,因为他的声音太又黑人特色了。托肯照样做了,改换成了浮夸的白人腔调。在“超赞经纪人”中,当男孩们试图成为托肯的经纪人并得到他奖金的10%时,卡特曼用刻板的黑人腔调对托肯说:“你是不是在想‘嘿,我为什么要给你们10%?’?”在“幻想大陆·上”中,卡特曼称呼托肯的代号为“布莱基”(Blackie)。

然而有时,即便卡特曼不出于种族主义目的的行为也会认为是在搞种族歧视,例如在“仇恨法案”中卡特曼因为托肯嘲笑他胖而用石头扔他,却被视为煽动种族仇恨。

在“解救威兹雅克”中,当其他孩子将脸涂成黑色时,托肯却将脸涂白。在“小心那颗蛋!”中,当托肯与萝拉一组时,加里森老师给了他们黑色的鸡蛋而其他人都是白色的。托肯很快就明白了其中意思并向加里森做了一个愤怒的表情。

在“向黑人道歉”中,托肯对斯坦父亲在《幸运转盘》中说出“黑鬼”一词感到愤怒。当斯坦最终意识到他永远无法理解黑人的感受时,托肯原谅了他。

在“搞笑机器人”中,泰勒·派瑞打扮成梅黛尔的模样出席了吉米的喜剧颁奖大会,而托肯是唯一对他的笑话放声大笑的人。这暗示了黑人是唯一会认为梅黛尔好笑的群体。

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待在了托肯家以防止自己的玩具被“杀”,因为他认为托肯是黑人所有没有人会袭击这里因为这样做会被认为是种族歧视行为。

在“卡特曼寻爱记”中,卡特曼认为“黑人应该在一起”而极力撮合托肯和妮科尔。虽然卡特曼的动机并不单纯,但却成功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并成为真爱的情侣。

在“黑人世界大战”中,卡特曼表现出了对黑人的恐惧,担心黑人们都是僵尸而托肯是“疫情传染源”。最终卡特曼用枪击伤了托肯但却免遭处罚。

在“变本加厉”中,失恋的卡特曼来到托肯家,说自己和黑人一样受到了社会的抛弃并询问他什么时候出去焚烧国旗。

才艺与能力 编辑

音乐 编辑

尽管此前从未接触过乐器,但托肯在“基督摇滚热”中却表现出弹奏贝司的极高才能。然而托肯却对此很不以为然,因为卡特曼说这是他的种族天赋。

他也拥有极佳的歌喉,这在“超赞经纪人”中有体现。他为科罗拉多小姐选美赛演唱了路·劳尔斯的《You'll Never Find Another Love Like Mine》并赢得了200美元奖金。卡特曼也同样将此归因与托肯的种族天赋。但当托肯轻信一位大经纪人的花言巧语后,他的钱被骗走了并只好在西尔维斯特·史泰龙的儿子的婚礼上当服务生来赚回家的车费。

托肯在“邻居来也”中唱了一首名为《为何我与其他孩子不一样》的歌,但远不如在“超赞经纪人”中那样动听。这是因为他在“超赞经纪人”中的歌声由原唱路·劳尔斯配音,而“邻居来也”中为他的标准配音员配音。

打架 编辑

在“基督摇滚热”末尾,托肯只用两拳外加一脚便轻易打倒了卡特曼,这表明他是一位合格的打手。在“贝蓓的胸器”中他颇为熟练地打倒了几个男生。在“兵器好时光”中可以看到他使用索连棍。

托肯也拥有自己的超级英雄化身保鲜盒侠。虽然没有看到他战斗的场景(除了在“系列前传”中与马克·扎克伯格战斗时发射“光波”),但不难推测他与伙伴们困在地狱等待救援时投入到了战斗中。

运动 编辑

托肯似乎十分擅长运动,在“连体婴儿症”中参加躲避球队,在“淘汰边缘”中参加棒球队,在“歌舞童年”中参加篮球队。在“药德基”中可以看到他也是足球队成员之一。

犯罪记录 编辑

  • 报假警:在“南方孩子国”中他报警称父母虐待自己。
  • 破坏行为:在“丑女猎手”中,他和其他同学一起砸毁了卡特曼的电子设备,因为大家认为卡特曼就是“丑女猎手42
  • 当众暴露私处:在“露出小弟弟”中,他参加了露出小弟弟运动。

外观 编辑

托肯穿着一件淡紫色的A/X衬衫,上面用浅橙色写着“T”,下半身穿着深灰色的裤子,头发黑短,皮肤黝黑。除此之外,他还有无数其它的形象。

性格 编辑

托肯通常被认为是明智冷静的。他同时也表现出了高智商,但这却使得卡特曼叫他“机灵鬼”(smartass)。

他拥有强烈的意愿去维护自己和黑人的权利。在“向黑人道歉"中他对斯坦父亲在《幸运转盘》中说出“黑鬼”一词感到愤怒,直到斯坦承认他永远不会明白黑人的感受时,他才原谅了后者。

他也经常被卡特曼的种族主义言行所激怒。在“基督摇滚热"中他对卡特曼对黑人的刻板印象感到气愤,但他还是选择与卡特曼合作并努力包容矛盾。但当卡特曼在上千名基督教粉丝面前说出:“操耶稣!”时,托肯便把卡特曼揍了一顿。

在“邻居来也"中,他遭到了其他孩子的嘲笑,导致他认为自己不合群,这表明他对社会评价有些敏感。在“解救威兹雅克"中,他帮助凯尔等人去“解救”一条鲸鱼,这表现出了他的同情心。

家庭 编辑

托肯·布莱克最初叫做托肯·威廉姆斯,是加里森班级里少有的少数民族学生(另一个是拥有华人血统的凯文·斯多利)。在大厨死后,托肯和父母成为剧中唯一经常出场的黑人角色。 托肯的名字来源于“标志少数民族”,特别是指电影或电视节目中为了展现角色多元化(政治正确)而出现的非白人小角色。作为对刻板印象的颠覆,托肯和他的父母是镇上最富有的家庭。他的父亲史蒂夫·布莱克是律师,母亲琳达·布莱克是药剂师。

关系 编辑

克莱德·多诺万 编辑

托肯和克莱德是好朋友。可以经常看到他们在背景中相互交谈并且他们都是克雷格帮的成员。

克雷格·塔克 编辑

托肯通常是克雷格帮的一员,但他们只有在“犹柏卡布拉”和“拔高下限”中有交谈过。

埃里克·卡特曼 编辑

托肯曾多次表现出对卡特曼的厌恶,这可能是因为卡特曼是种族主义者而且经常在托肯面前侮辱黑人。在“仇恨法案”中卡特曼因为托肯嘲笑他胖而用石块砸托肯。在“邻居来也”中,卡特曼与其他同学一起嘲笑与孤立托肯。

另一方面,在“基督摇滚热”中托肯同意帮助卡特曼组建基督教摇滚乐队“信仰+1”,但这可能只是因为他想要赚钱而已。卡特曼说因为托肯是黑人,所以他肯定拥有而且会弹贝司。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托肯确实能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弹奏得很好。

在同一集中,托肯说他“很恶心(卡特曼的)刻板论调”,但仍选择与卡特曼合作。当托肯骂卡特曼是“胖墩”时,卡特曼说自己会杀掉托肯。在末尾,当卡特曼说出“操耶稣”以及辱骂托肯是“混蛋黑鬼”时,被激怒的托肯将他打了一顿并离开了。

然而托肯还是更倾向与站在卡特曼这边而不是斯坦和凯尔,这在“南方孩子国”、“黑色星期五”系列和《南方公园:真实之杖》中有体现。

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来到托肯家寻求保护,但托肯却对此并不高兴,特别是卡特曼称黑人的房子永远不会遭遇袭击的时候。

在“黑人世界大战”中,卡特曼不断表现出对黑人的恐惧,他将托肯当作“疫情传染源”而以“入侵私人领域”而击伤了托肯。

在“丑女猎手”中,托肯与其他同学毁掉了被认为是“丑女猎手42”的卡特曼的所以电子设备。

在“变本加厉”中,失恋的卡特曼找到托肯寻求收留并称自己和黑人一样受到了抛弃。虽然托肯很是厌恶愤怒,但他的母亲还是同意收留了卡特曼。

斯坦·马什 编辑

托肯和斯坦在大体上相处融洽,可以经常看到他们一起坐在午餐桌旁并相互交谈。

然而在“失恋的斯坦”中,他们的关系却经历了挫折。温蒂开始与托肯交往而与斯坦分手了,这使斯坦在这集末尾向他们俩竖了中指。

在“向黑人道歉”中,托肯对斯坦父亲在电视节目中说出“黑鬼”一词感到愤怒。斯坦向托肯解释自己能够理解黑人的感受,但这却使情况变得更糟。当最后斯坦明白自己身为白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黑人的感受时,他们的矛盾才得以化解。

冷知识编辑

  • 托肯是个很有智慧的小孩,除了斯坦和凯尔以外,他是最不受卡特曼人性操纵的影响的。
  • 托肯的名字被作家Brian C. Anderson 提到,作为南方公园中 (Andrew Sullivan所言)我们所有的最政确(政治正确)的文化产物。
  • 早期剧集中,一个白皮肤的“托肯”很经常地出现在背景中。在第一季评论中,马特和特雷表示这是因为动画师偷懒的结果(直接引用了托肯的建模,并且重新涂了颜色)
    • 在“女妖症候群”,加里森老师的课室背后有一张照片,上面写着托肯的名字,但那张照片是白人版的托肯。
  • 托肯自从第二季第一次开口以后,在每一季都有说话戏份。
  • 托肯是第十九季南方公园小学四个少数民族学生之一。
  • 在《南方公园:真实之杖》的宣传海报中,可以看到托肯在水中倒影的身份是铁匠。而在游戏中这再次被提及,卡特曼告诉托肯他应该当一个铁匠。
  • 在“邻居来也”的末尾,同学们决定嘲笑托肯是懦夫,这有些类似于他们嘲笑巴特斯是胆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