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斯坦利“斯坦”·马什是南方公园的四位主角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埃里克·卡特曼肯尼·麦考密克

人物背景 编辑

斯坦是南方公园小学的四年级学生,班主任是加里森老师。斯坦的父亲兰迪·马什是地质学家,母亲莎伦·马什汤姆整鼻诊所的前台接待。

口头禅和举止 编辑

每当肯尼死亡,斯坦会说:“哦,天啊,他/她/它/我/我们杀了肯尼!(台版:天啊,阿尼被挂掉了!)”,凯尔会跟着回应:“你这个混蛋!”反之亦然。当斯坦不在时,凯尔会一个人说这两句话,但在凯尔不在的场合,斯坦不会一个人说这两句话。

斯坦在早期剧集经常使用的口头禅是“老兄,这情况真操蛋。”最早在南方公园的前身《圣诞精神》短片(脏话被消音了)出现,不过这句话后来在新剧集中逐渐消失了。

斯坦总会用一个小演讲中总结剧集,开头语往往是“你知道吗,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然而,凯尔更多地做这件事。在斯坦散步或沉思的时候,他的手总是插在口袋里。

在往后的剧集中,当他感到沮丧或愤怒的时候,他会捏他的鼻梁,紧闭双眼,并说:“哦不。”比如“人熊猪”里他和阿尔·戈尔通电话时的动作。还比如在“向黑人道歉”中回家的路上,他的母亲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未来居民”中,记者采访他父亲时他一直在做这个动作。这个动作似乎是在对他父母感到无尽的失望时学到的。凯尔也经常在紧张的时候会紧闭双眼。在斯坦和凯尔身上,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有时他们甚至被批评为“具有相同的个性”。

斯坦经常在烦恼的时候喊“嗷!”,似乎是遗传自他父亲的一个习惯。这也是特雷·帕克在《BASEketball》中的口头禅。

如果他同意某人或不确定的东西,他会用一个沉闷,不为所动的方式说“当然”或者“是”。每当斯坦生气,沮丧或是被卷进其他事件中,他会说:“该死!”。别和卡特曼的“嗷!该死!”搞混了。在学校的时候,他会用高一些的音调说“噢。。。”他在震惊的时候会喊“我的老天爷!”这在“超欢乐时光”和“选举热潮”中有出现。

驾驶 编辑

尽管年龄和身高不够,斯坦在好几集里展现出了他良好的驾驶能力。比如,“神奇的毛巾巾”(有肯尼帮他踩油门和刹车)、“红橇坠落”(他在驾驶圣诞老人的备用雪橇)、“血腥玛丽”(载着兰迪到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流浪汉之夜”(驾驶改装巴士穿过一群流浪汉并引诱他们到加利福尼亚)。

禁闭时刻 编辑

如同南方公园里的其他孩子,斯坦不常被关禁闭。在做了一些会被关禁闭的事情之后却常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关禁闭。与其他男孩不同的是,斯坦的禁闭时限是由他父母定的随机时间,经常是两到三个星期不等。斯坦曾因以下原因被关过禁闭:

卡特曼家的圣诞节”——偷偷溜出家门和其他男孩去内布拉斯加。

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看了导致肯尼模仿特技致死的特伦斯和菲利普的R级电影而被莎伦关了两周的禁闭。

性教育”——在家庭读书会上当众给他的狗手淫而被关了十个月的禁闭。但当兰迪和莎伦发现斯坦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后马上就把他放出来了。

受虐小牛”——偷了农场的小牛。

禁烟运动”——在校外抽烟。

未来居民”——在快餐店里把未来人类叫做“黏背人”——一种时间歧视的用语。在兰迪的工作被一个未来人类抢走后被放了出来。

奶子与恶龙”——有破坏了某人的花园的嫌疑被关了禁闭。罪魁祸首其实是凯尔和卡特曼,他们嫁祸给斯坦,如此一来想要PS4的孩子们就没有领队了。他之后溜了出来。

领导才能 编辑

斯坦在“下贱的鲸”中的“海中谢泼德”号当(海盗)船长,展现了他的领导技能。他击沉了好几艘日本捕鲸船来保护鲸和海豚直到被神风敢死队的飞机击中。斯坦经常在各种体育赛事里被选为队长,比如在“淘汰边缘”中的棒球队担任队长和投手以及在“诺亚基舟”中的橄榄球队担任队长/四分卫。当男孩们在“犯罪克星”中扮演警探的时候,斯坦在调查中表现的像是警探头子。虽然在他的小团体里没有具体的领导,斯坦也常常基于自己的道德信念去怂恿其他男孩,比如“受虐小牛”。

超级英雄化身 编辑

详见条目:工具侠

才能 编辑

音乐 编辑

在“夏天很糟糕”和“棕色狂想曲”等早期剧集中,斯坦就表现出了音乐才能。在“援助大厨”中也展现了斯坦写音乐的能力。

在“乐团风云”中,斯坦和其他男孩一起组织了“Fingerbang”乐队。他们给“Fingerbang”这首歌拍了视频,并在南方公园市场里演出。

在“嬉皮去死”中,斯坦有在弹吉他。他也有在“自负警告!”中弹吉他,弹的是他写的一首关于混合动力车的歌曲。

在“尬舞风波”中,他的父亲教他对着Billy Ray Cyrus的“Achy Breaky Heart”跳舞。他与南方公园炫酷组合的其他队员在舞蹈比赛中比赢了橘子县组合

在“基督摇滚热”中,他与凯尔和肯尼组了一个叫“Moop”的摇滚乐队。这个乐队拒绝演出以抗议互联网上的非法音乐下载。

在“流浪汉之夜”中,他和其他男孩一起对着一大群流浪汉唱“加利福尼亚热爱流浪汉”以将他们赶出南方公园。

在“无处不在”以及“无处不在2:持续惊恐”中,男孩们和克雷格·塔克组了一个秘鲁长笛乐队,在科罗拉多的一个户外市场吹奏了“玛丽有只小羊羔”。

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和“阴屁姐妹”中,斯坦表现的像个有才华的歌手。

在“歌舞童年”中,他变得不太会唱歌跳舞,但他依然努力训练想要像布莱登·基奇尼昂那么火。他在这一集里和其他男孩进行了一场歌舞表演,与《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里的很相似。

在“霸凌谁之过”中,他的音乐天赋再次展现,他编写并执导了音乐视频“让霸凌自杀”,一部旨在消除霸凌的“唇配”视频。

在“娘炮”中,他在娘炮卫生间唱了“Feeling Good on a Wednesday”。

体育 编辑

斯坦精通体育,他经常是学校运动队的队长或明星选手,除了篮球和躲避球,凯尔和皮普分别是这两项运动最好的选手。他在“诺亚基舟”中是学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棒球方面,他在“淘汰边缘”中打出了全垒打,他也是队里的投手(尽管在职业棒球里很少见)和队长,他也有在“绑架风波”里和其他男孩玩棒球。他是赢得了世界锦标赛的南方公园躲避球队中的一员。“冰球小英豪”中揭露了他在四岁时曾是儿童冰球队的一员,斯坦在这一集中在给一个儿童冰球队当教练,也揭露了他以前因未能在一个“突破点”上为球队争取胜利而退出了冰球队。他最喜欢的体育队伍是科罗拉多的丹佛野马队。在“阿屎彭”中,他仅用了两天时间就从初级滑雪进阶到了几近职业滑雪,他在这集结尾是成功地在K-13赛道(“全美最危险的赛道”)上滑雪,以击败一位比他大很多且不断侮辱并挑战他到这个赛道上的人。在“摔角淘汰联盟”中,他试着加入南方公园摔角队,但在教练让巴特斯在卡特曼身上做一个“很基”的动作之后便退出了,他之后和其他男孩一起组了一个摔角联盟。

武器 编辑

年纪虽小,但斯坦对武器十分上手。他在“红橇坠落”中手持M16突击步枪(但没有开火)。在“小便池之谜”中,他搞到了一把手枪。在“兵器好时光”中,他能够挥舞一对拐棍。在“下贱的鲸”中,他把一枚信号弹发射到了日本捕鲸船的油仓,炸毁了整艘船。只有九岁的他在这一集里指挥着“海中谢泼德”号用更加暴烈的武器击沉了一队日本捕鲸船,用上了燃烧弹和大口径甲板炮。他对武器的熟练可能是受到了他叔叔金博的影响。他在“火山爆发”中枪杀了Scuzzlebutt。他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醉醺醺的拿着乌兹冲锋枪随意扫射并闯进了一栋建筑物的某处。

声音表演 编辑

在“卡特曼乐园”中,他假扮成“米克·迦纳”并改变了声音以进入卡特曼的主题乐园。在“屎诞节特辑”中,他变了卡特曼的声来完成圣诞短片的配音工作,这两个角色都是由特雷·帕克配音的。

外观 编辑

斯坦经常穿着一件红领的棕色上衣,一顶有红色绒球和红边的蓝色帽子,和蓝色的牛仔裤。在他的上衣里,他会穿一件红蓝的棒球服或者一件白色的T恤衫/V型领。他也会穿一件蓝色的特伦斯与菲利普的睡衣睡觉或在特殊场合穿一件绿色的西装。在一些剧集中,当他的帽子部分或全部脱下时他会露出黑发(就像他的父亲兰迪)——这在“屎诞节特辑”中第一次出现。

巴特斯在“屎诞节特辑”中制作了动画人物,凯尔提到了斯坦的眼睛是蓝色的,但不能确定,因为凯尔说这比较相似而他有更尖的鼻子,所以可能是巴特斯犯了个错误。

在“兵器好时光”中,斯坦的动漫形象有棕色的眼睛,这和巴特斯给的蓝色眼睛有冲突。当然,斯坦的动漫形象只是他自己的想象,所以和真实形象有冲突也不足为奇。在很小的时候,斯坦就一直戴着那顶红边的蓝色帽子,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摘下来。

在“名单风波”中,斯坦在假名单里排行第三,但他并没有被提到在制作假名单的过程中他和谁调换了位置,所以他有可能保持在第三名没有变化。

斯坦在“耶稣大战雪人”中有不一样的外观:全红的同款式帽子、有个点状的鼻子和全蓝的夹克。

个性 编辑

斯坦大体上算是四个男孩里面最温柔最敏感的。比如,在“肯尼之死”中他很难接受去看望病重的肯尼,在“失恋的斯坦”中失去了女朋友的他变得很消沉。还比如在“受虐小牛”中,在男孩们发现veal其实是“受虐待的小牛”后,斯坦是唯一一个完全不再吃肉的。然而,在某几集中,斯坦似乎并不在乎人们的生死,比如“改旗易帜”和“与蓝精灵共舞”。

斯坦很多时候也很正义。比如,在“病危的凯尔”中,他和肯尼、提米、巴特斯一同去质问甲消息女士和她的替代疗法商店,以及他在“超级好朋友”中帮助对抗大卫·布莱恩的自杀邪教,以及在“宇宙级混蛋”中指控约翰·爱德华的灵媒是在作假。

斯坦也展现出了他的英雄主义。在“病危的凯尔”中,他表示他很愿意捐献一个肾给凯尔,尽管代价很大。在“下贱的鲸”中,他是南方公园里唯一一个出面帮助鲸和海豚免遭日本人屠杀的人。他对“援鲸之战”成员的做法表示气愤并自行解决问题。这也表明斯坦是个鲸和海豚的爱好者,他告诉日本人其实是鸡和牛核炸了广岛而不是鲸和海豚以保护鲸和海豚免遭日本人屠杀。

斯坦常是南方公园里不会被欺诈、邪教和大趋势所影响的人,能够轻易看穿虚伪的做法和名人。但在“困在衣柜中”和“屁股汉堡综合征”中,斯坦却又是四个男孩中唯一一个相信欺诈和邪教以及外星人让人们看到正常的事物的。相反的,凯尔有时代替他的位置,比如“小鸡鸡宝贝”和“南方基园”。

然而,斯坦展现的比南方公园里几乎所有人都更加清楚的明白骗局和企业腐败,特别能意识到邪教的危险。值得注意的是,他有嘲笑他人的倾向,让敌人发狂,和/或给一大群名人带来羞耻,这在节目中没有太多正面描写。这可能是因为他的父亲(让斯坦受主要影响的成人)展现的更加无能和幼稚,导致了斯坦的多疑和对成人的不信任。

斯坦和凯尔的个性趋于相似,特别是在早期剧集中,但并不完全相通,在节目播出的时间里,他们各自发展了更多不同和复杂的个性。他们依然被认为是四人组里最亲密的朋友,卡特曼和肯尼则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斯坦的抑郁是节目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在“失恋的斯坦”中失去了女朋友的他变得很抑郁,还短暂的加入了哥特组。斯坦在“当你老了”和“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变得极其抑郁并接受了一套愤世嫉俗的世界观,任何他听到的看到的东西都确确实实“像屎一样”。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他饮用酒精来使这个世界变得阳光一些。

斯坦可能患有哮喘,在“性骚扰熊猫”中,一个吸入器出现在一些东西里面,卡特曼也有说明这一点。但是往后的剧集中却再也没有提到。

斯坦是一个狂热的动物爱好者,他在“诺亚基舟”中得到了一条狗。在“火山爆发”中,他抵触他叔叔金博打猎的影响(他在“寻死”中提到了这一点),在“烂货选举”中成为了PETA的一员(但他没得选,不然就会被杀死),在“受虐小牛”尝试拯救小牛,在“可耻的本·拉登”中企图把山羊归还给它原本的主人。虽然是出于善意,但这些行为时常把斯坦和他的朋友带进严重的麻烦中。在“解救威兹雅克”中,斯坦(和其他四年级的男孩们)去到了墨西哥,设法让墨西哥航天计划把一只虎鲸带上月球以此来拯救它(所有南方公园的小孩都相信这是一只来自月球的虎鲸)。在“后天的前天”中,在卡特曼把船撞毁在海狸大坝并游回岸上之后,看到船爆炸后,斯坦说:“我希望我们没有伤到海狸。”在“受虐小牛”中,他短暂的成为了素食主义者,但当他感染上一种确实“会让他变成阴道”的疾病后就放弃了,这在他身上长出了很多阴道,这种疾病叫做Vaginitis。他也在“下贱的鲸”中从日本人手中拯救了鲸和海豚。在“热带雨林惊魂”中揭示了他害怕蛇的事实。

斯坦也会对他人有同情心,在“人熊猪”这一集中尤为明显。他在这集部分地为阿尔·戈尔辩护,因为他为他“没有一个朋友”而感到难过。然而,这种怜悯适得其反,当阿尔·格尔差点(无意的)把他、凯尔、卡特曼和肯尼淹死在一个山洞里之后,他又把阿尔·戈尔拉回了冰冷残酷的现实,喊道:“Stay away from us, asshole! I only felt sorry for you because you didn't have any friends! But now I know why you don't have any friends! You just use Manbearpig as a way of getting attention for yourself because you're a loser!”但这并没有影响到阿尔·戈尔,他穿上斗篷并表示要自己主演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就是《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讽刺的是,他也要为斯坦和其他所有人在幻想大陆的死亡负责,尽管他们都被巴特斯复活了。

但当生气的时候,斯坦会相当不愿意去做让情况更加不确定或悲惨的事。例如在“动物圣诞节”中,斯坦发现他帮助的小动物诞下了反基督后,他决定不去尝试让事情重回正轨(但他还是在旁白不停的唠叨下做了)。从这集还可以知道斯坦是个基督徒。但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他,这只是卡特曼为他的圣诞故事创造出的虚构的斯坦。在节目的前七季中,斯坦那偶尔会出现的女友是温蒂·泰斯伯格。在早期剧集中,有一个持续的笑料,就是无论何时温蒂和他说话,他都会因为紧张而呕吐。但随着节目进展,斯坦和温蒂的故事线大幅的减少。在第七季的倒数第二集“失恋的斯坦”中,温蒂让贝蓓告诉斯坦“她要分手”,为了托肯,这导致斯坦陷入极大的抑郁中,并加入了哥特组。多亏了巴特斯,斯坦恢复了过来,巴特斯面对他自己的心碎事,决定当个大哭的小娘炮而不是个娘炮哥特仔。斯坦最终接受了分手,他告诉温蒂“你就是个贱人”,还对托肯竖起中指并说:“托肯,看这里,伙计”。从这集以后,温蒂就只在剧集里饰演很小的部分。在“小心那颗蛋!”中,斯坦很明显还对温蒂念念不舍,凯尔和温蒂一组后,他变得极其的嫉妒凯尔。但他决定羞辱温蒂,对她的称赞表示“说的好像我会在乎你的想法似的,温蒂。”但在“名单风波”中,他们和解了。他们在无意中一起经历了一场冒险,在结尾处,温蒂承认和斯坦有一段美好时光,并相信自从他们上一次在一起之后他已经改变了。他们靠近亲吻,但在一个与“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近乎相同的镜头里,斯坦吐了温蒂一脸,他们的男女朋友关系在“超欢乐时光”中得到确认。在第十三季的“巴特斯售吻公司”中,巴特斯试着让温蒂加入他的“售吻公司”,称她为“婊子”。斯坦就说:“巴特斯,老兄,你不能把我女朋友叫做婊子”,并威胁他如果再继续就要伤害他。斯坦有时也会欺负别人,他和卡特曼提到有一次他们坐在一个小孩身上并朝他放屁。他和卡特曼也在四年级的时候殴打了某个三年级生。在“护戒使团再临双塔”中,在去影像店的路上,他威胁巴特斯不要尝试从他身上偷走录像带。

斯坦经常会被镇上的成年人和他父母的愚蠢激怒或感到尴尬,他也经常反对他父母的做法。这在“未来的我”中有明显的体现,斯坦发现了是演员在扮演未来的他后,他为了让他们承认谎言而欺骗兰迪结果把演员的手砍了下来。在“绑架风波”中,不断扩大的对儿童绑架的偏执令父母们把孩子送出了城镇,因为父母们害怕自己绑架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在外面游荡的时候,斯坦向凯尔评价道“老兄,我有时候觉得我们的父母真的很愚蠢,”然后他在剧集结尾重返家庭时评价道:“我的老天爷,老兄,他们之前是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但是,我的老天爷……”在“后天的前天”中,他承认是他撞破了海狸大坝,但那些成人却以为是在劝告他们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指责他人上面。在几次尝试解释真的是他撞破了大坝都失败了后,大家都在说“是我撞破了大坝”,他便喊道:“是我撞破了他妈的大坝!”,并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但对这些成人并没有什么效果。他在与成人打交道时展现出相当的愤世嫉俗,以及名人和时尚潮流无法令他印象深刻,这些都可能是来源于他的父母,他从未尊重或信任成人。还有在“厨神兰迪”中,当卡特曼把他欺骗兰迪让他不想烹饪的点子展现给斯坦时,他说道:“伙计们,我老爸是个智障,但他没有智障到那种程度。”

在“困在衣柜中”里,斯坦的灵体等级达到了自L·罗恩·贺伯特(L. Ron Hubbard)后的最高点数,被认为是山达基教的领袖并很快被汤姆·克鲁斯接近,斯坦称他为一个普通的演员。他听到了之后,便喊道:“我在先知眼里就是一个失败者!”并把自己锁进了斯坦的衣柜中。在尝试把他弄出来失败了后,他朝着楼下的兰迪喊道:“老爸!汤姆·克鲁斯不从衣柜里出来!”(这是提及了汤姆·克鲁斯是同性恋的传言)。斯坦被告知山达基教是假的,无论他写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会相信,他可以赚到三百万美金。过了一会儿后,在他向他的信徒宣读他的新作品时,他的道德感拒绝这么做并告诉大家山达基教是假的,这是解答许多问题的错误方式。然后斯坦就被几乎所有人起诉了,包括克鲁斯和教会头子。大家都无动于衷直到斯坦发了脾气,大喊道:“那就去啊!起诉我!”

在“烂货选举”中,他是学校里唯一发现巨型灌水器和大便三明治的投票选项“很荒唐”的孩子,于是被凯尔、学校的职员和他的父母围困,最后还把吹牛老爹带到南方公园告诉他不投就去死的运动,然后带着枪在整个小镇里追着斯坦,很认真的告诉他“不投就去死”。然后他就因为没有投票而被驱逐出镇并被PETA的成员解救。头领告诉他现实里所有的选举都是在灌水器(混蛋)和大便之中选,这说服了他回到镇子上去投票。

在“犹太人受难记”中,斯坦被《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恶心到了,称它为“虐杀电影”,并和肯尼一路去到梅尔·吉布森的家中让他退票钱。结果梅尔·吉布森是个疯子和极端自虐狂,在斯坦称他为“疯子”(daffy)后,他以达菲鸭(Daffy Duck)的行为拿着枪攻击两人。然后,斯坦和肯尼从他的钱包里偷出了钱并被他一路追逃到南方公园。一会后,吉布森断言斯坦不敢说这部电影是烂片因为这样就是在说基督教很烂。斯坦说基督教很好以应对,但聚焦在人们的死亡如何带来很坏的结果,说服整个小镇梅尔·吉布森一直都是错的。

在“千年等一回”中,斯坦相信他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来月经的,并被另外三个男孩孤立因为他们觉得他还“不够成熟”。他之后向上帝问了一个每两个千禧年才能有一次提问机会的问题,为什么上帝不给他来月经。长长的寂静后,上帝回答的很明确:因为他是男孩所以不应该有月经。这一集的结尾,所有人都为斯坦把唯一的提问机会用在了这么一个白痴问题上而想杀了他。

在“复活节惊魂”中,斯坦成为了男人的野兔俱乐部的一员,这是个崇拜兔子的邪教般的组织,他的父亲和爷爷以及他的家族中的所有男性成员,好几代都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在“当你老了”中过完十岁生日后,斯坦变得极其厌世,看什么东西都是“屎”,甚至还看到人们从嘴里喷屎。他的厌世情绪变得很严重导致他和其他角色的友谊都破灭了。在下一集里,斯坦的父母也分居了,这让斯坦搬出了他儿时的家。

在接下来的一集“屁股汉堡综合征”中,斯坦依然很抑郁,任何事物对他来说还是“屎”。他独自乘坐巴士,对周遭事物完全提不起兴趣,最终在课堂上爆发了。麦奇老师试着说服斯坦走出让他崩溃的哭喊着想要事物重回到原本样貌的抑郁。麦奇老师误以为是去年打的流感疫苗让斯坦上患上了艾斯伯格综合征。莎伦把斯坦带到一个有一群和斯坦相同症状的人的诊所去寻求帮助。临时的治疗方法是酒精,这能让斯坦看见原本的世界。终于又快乐了,斯坦看到了原本的世界,他去看了场电影,之后去见了凯尔以尝试重建以及挽回他们的友谊。凯尔冷冷地告诉斯坦他们需要放下彼此,激怒了饮醉的斯坦,对着凯尔竖起中指并说:“去你的,凯尔,你就是一坨屎!”就在凯尔沮丧的走开的时候,斯坦又说:“…凯尔,我爱你。”但只是为了再一次叫凯尔滚开。然后,他被一群想关停卡特曼汉堡的餐厅老板抓住了。在狙击点,那群人强迫斯坦去询问凯尔汉堡的秘密原料是什么。在随后的枪击后,斯坦拒绝了酒精并说只有继续向前他才会快乐。他对新的生活,新的冒险保持乐观态度。直到兰迪驱车来到,告诉他他和他母亲已经和好了。斯坦对莎伦和兰迪搬了回来以及和温蒂共同野餐感到错愕。在本集的结尾,一切又重回正轨,凯尔、肯尼和卡特曼来到他的房间告诉他大家要一起去看《Zookeeper 2: Zoo-Keepier》。斯坦紧随其后,但在跟出去之前他啜饮了一口藏在他房间里的威士忌。

家庭 编辑

兰迪·马什 编辑

兰迪是斯坦的父亲。他们通常关系良好,但斯坦经常会对兰迪的痴迷(特别是那个摄像机)、鲁莽以及夸张行为感到恼怒。兰迪也很天真,这更加激怒了斯坦。如同其他家庭成员,因兰迪在“无处不在”中不停的录制家里人的一举一动而导致关系恶化,但斯坦可能因为秘鲁长笛乐队而感到无所谓。斯坦也不喜欢兰迪的固执、酗酒以及一般的愚蠢。

除去兰迪的怪异行为,斯坦似乎很喜欢在父亲周围。他在“尬舞风波”中教会斯坦跳舞,他也在“松木车大赛”中使用额外手段帮助斯坦赢得胜利,尽管作弊的距离可能只是击败了一个对手家庭。

兰迪似乎想要通过斯坦来拓展自己的生活,但也阻止斯坦犯自己的错误。在“乐队风云”中,兰迪对斯坦要组一个男孩乐队感到愤怒,因为他曾经在其中感受到了名誉与失败。在“冰球小英豪”中,兰迪从斯坦在儿童冰球比赛中错失决胜一击的噩梦中惊醒,并在最后斯坦队输给红翼队后表现出情绪不稳定。

兰迪是想要与斯坦建立更好的关系。在“做爱做的事”中,与游戏宅的交战的时候兰迪登入了斯坦的群组聊天并询问能否和斯坦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尽管他比其他所有的四年级的角色都要弱。在“吉他英熊”中,兰迪看着男孩们在玩吉他英雄,便以为他们喜欢弹吉他,想要教他们怎么演奏真正的乐器。

在“当你老了”中,兰迪通过听Tween-wave来消除另一个代沟,这是一个能让他活在他破灭的梦想里的机会,他想要对斯坦和他的朋友听的音乐保持同样的激情,但他做不到。在本集的结尾,兰迪和莎伦分居了,兰迪对阴沉的斯坦对话,然后看着侧视镜里的房子驶离了。

在之后的“屁股汉堡综合征”中的结尾处,就在斯坦终于准备好去接受改变的时候,兰迪和莎伦又和好了,所有的一切又重回到了原本的样子,只是除了斯坦依然在饮用酒精,这在之后再没有提到。

莎伦·马什 编辑

莎伦是斯坦的母亲。斯坦和她的关系要比兰迪的更加稳固。然而,她说过她认为他和雪莉的幸福和她的比起来要低一等级(但这很可能只是父母分开时说的气话,因为除了“疯狂俱乐部”以外莎伦从未如此表现过)。斯坦在“无处不在”中失踪(被军队逮捕)的时候,莎伦确实吓坏了,加深了和兰迪有关录像机的争吵。斯坦的夹克和莎伦的衬衫基本一样。斯坦的冷静和理智和莎伦很相似,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互相有良好和关爱的关系。

雪莉·马什 编辑

雪莉是会暴力虐待斯坦的青少年姐姐。她时常会管他和他的朋友们叫混球来侮辱他,也对他施加身体上的伤害。然而,她却不允许其他人伤害斯坦,这在“学前恩怨”中有出现,当时斯坦向她寻求该拿恶霸特伦特·博耶特怎么办的建议。询问过后,她似乎真的有在认真听他的麻烦。斯坦也说过在她戴上头饰之前她会对他好一些。她有时候也会对斯坦好,但她不一会就会想用割草机碾过斯坦。但她自“无法上网”之后就再也没有暴力对待过斯坦了。

马文·马什 编辑

马文是斯坦的爷爷。他有102岁,坐轮椅,有点衰老。他不停地称呼斯坦为“比利”(Billy),偶尔也会让斯坦杀掉他。结果这是一个至少可以追溯回几个世代的牵涉了马什家族男性成员的家族特性。他说他和他自己的爷爷也有同样的关系。

马什奶奶 编辑

斯坦和他奶奶很少有联系,因为她患有衰老疾病在住院并且和马文分居。但她是一位热忱的脸书用户,她时常让她的儿子兰迪强迫斯坦上脸书查看她发给他的信息和贴文。

金博·克恩 编辑

金博是斯坦的叔叔,他和兰迪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弗洛·金布尔 编辑

弗洛是斯坦的姨婆,她可能是唯一一个有登场的斯坦母系的家庭成员。时常给斯坦带礼物,但雪莉得到礼物会更好(在斯坦看来)。在“平行宇宙”中首次出现并送给斯坦一条金鱼,随后她就被这条金鱼给杀死了。

斯帕克 编辑

斯帕克是斯坦的同性恋宠物狗。它在“诺亚基舟”中因为和很多狗包括克莱德的狗雷克斯有同性恋关系而令斯坦懊恼。斯帕克第二次登场是在“性教育”中,斯坦在通过给它手淫来玩“红火箭”。它的第三次登场是在“兵器好时光”中,它的毛被用来把巴特斯打扮得像条狗。

鬼怪金鱼 编辑

姨婆弗洛送给斯坦的金鱼。杀了不少人,包括姨婆她自己和肯尼,并栽赃给它的主人斯坦。莎伦掩盖这些谋杀到近乎癫狂,努力保护她“可爱又英俊的小孩”。

罗伊 编辑

罗伊曾是斯坦的继父。在“疯狂俱乐部”中,莎伦和兰迪“离婚”后,她很快就和罗伊“结婚”(虽然这其实更像是从时间线上表现出他的父母开始尝试分离)。罗伊表现得极度情绪化,他可能患有躁郁症,尤其是斯坦试图说话的时候。一下子试着对斯坦表示“友好”,很快又吼斯坦不懂感恩不肯接纳他。他似乎对砍柴火很痴迷,强迫斯坦要砍一整天。莎伦和罗伊一直呆在一起直到莎伦和兰迪在斯坦的俱乐部屋子里和解,他们两个还继续发生了关系。同时,罗伊被斯坦设的捕熊陷阱逮住了。他之后的情况便不得而知了,但推测是在被吊起捕熊陷阱中死掉了。

关系 编辑

斯坦是南方公园小学里男性学生的领头之一,所以他和大多数学生都很相识。他是少数几个能常和女生相处的角色之一,并被女生们在“名单风波”中排在了第三帅气的男生。他被差不多所有人尊重和喜爱。他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和他的同学们保持和平,比如在“向黑人道歉”中,自兰迪在“财富之轮”中说出了N词(他以为能赢到钱)后,他就试着缓和与托肯的关系。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编辑

StanNKyle2.jpg

斯坦和凯尔在节目的一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斯坦似乎是节目中唯一能和所有主要和背景角色处得来的角色。他们最终在某些冒险中合作,比如“复活节惊魂”,并常因此被拖进相同的情形,比如“幻想大陆·中”。斯坦有几次毫不犹豫的拯救凯尔的生命,特别是在“超级好朋友”中,并说过不会让凯尔在他之前死去。他几乎在每一次卡特曼对凯尔的仇恨过头的时候保护他,比如“卡特曼乐园”和“病危的凯尔”。斯坦常会在凯尔被各种骗局欺诈或者陶醉在他对卡特曼的仇恨中的时候感到忧虑,竭尽全力的鼓励和安抚凯尔,或劝说他或让他摆脱麻烦。

他们经常会在一起,或是聊天,甚至卡特曼和肯尼不在场的时候会让他们更像是双胞胎。还有,在片头曲中,他们一起唱着相同的歌词。然而,他们的友谊在有一些剧集中破裂,比如“史前冰人”、“超级好朋友”、“肯尼之死”、“南方基园”、“烂货选举”、“小心那颗蛋!”、“吉他英熊”、“当你老了”、“屁股汉堡综合征”以及“广告的真相”。他们会在以上剧集的剧情中就和解,除了“南方基园”、“烂货选举”和“当你老了”,但他们会在接下来的一集中又成为了好朋友。“吉他英熊”这一集重点聚焦在他们的友谊,两人间的争吵形成了剧情中的主要冲突。但在剧集结尾他们和解的时候,他们的友谊并没有受到持久的损害。

在“名单风波”中,当凯尔被选为最丑男生的时候,斯坦给出了极大的关心。他们的友谊强大到卡特曼称他们为“基佬”,甚至还在“超级好朋友”中评论道:“你们想要个房间来亲热一阵子吗?”。值得注意的是在“幻想大陆·下”中,在斯坦被困在幻想大陆的时候凯尔是唯一能够在脑子里听到斯坦声音的人,虽然很可能是因为他受到了传送门的电击。

埃里克·卡特曼 编辑

尽管斯坦没有真的把卡特曼当作朋友,但他们两个有时还是会在一起。在“后天的前天”中,斯坦和卡特曼一起出来划船,卡特曼甚至评论道他们能一起出来而不带上凯尔可真棒,意味着卡特曼至少会想和斯坦有更亲密的友谊。同时,斯坦似乎有时候比起凯尔甚至是肯尼都更能接纳或至少是容忍卡特曼。比如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凯尔立即便对卡特曼无法控制他的手(似乎是有了自我意识)的说辞表示不信任,而斯坦姑且相信了他并承认南方公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怪事,卡特曼可能没有说假话。

在“动物圣诞节”中,卡特曼让斯坦在自己的圣诞故事里做了主角(描述他为戴着红色绒球帽的男孩),表现出卡特曼勉强认为斯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在“烂货选举”中,斯坦投给了卡特曼的吉祥物而不是凯尔的,令凯尔甚是惊愕。还有,在“千年等一回”中,当斯坦成了唯一还没有来月经的男孩时,卡特曼安慰他说那一天总会来到。

在“受虐小牛”中,斯坦因病住院的时候,卡特曼似乎很关心并且为斯坦及时得救而松了口气。这是个卡特曼把朋友摆在自己个人利益之前的罕见的场合,他帮助斯坦阻止人们吃小牛,尽管他得不到任何回报而且还会饿上好几天。当谈判释放小牛的时候他还告诉FBI谈判员“这里有个生病的小孩”(指斯坦),表现出他对斯坦健康状况的担忧。

史前冰人”这一集暗示了斯坦把卡特曼当作自己的第二好的朋友。在这集斯坦和凯尔决裂的时候,斯坦表示他新的最好朋友是卡特曼(凯尔也是如此),但在他俩和好的时候他们又表示“卡特曼当最好朋友当得很烂”。这可能是因为斯坦真的十分看重他和凯尔的最好的友谊。无论如何,斯坦明显是把卡特曼当作亲密朋友的。还有在“贝蓓的胸器”中,卡特曼想把凯尔和特克踢出四人组,却不想踢出斯坦,这也意味着卡特曼愿意把斯坦当作朋友。

然而,在“可耻的本·拉登”中,卡特曼表示他恨斯坦因为斯坦热爱动物。即便如此,在“困在衣柜中”里,在斯坦成为山达基教的领袖后,三个男孩都和斯坦降低了关系,在男孩们离开后,卡特曼回头对斯坦说:“我还是恨凯尔多过恨你。”两人也可以说是朋友,因为他们在家庭学校的孩子面前承认了他们“成为了朋友”。

在某一些集中,斯坦对卡特曼有着强烈的恨意,即便卡特曼什么也没有做。在“未来战士”中,当机器人说他得解决掉卡特曼的时候,斯坦要求让他来做,并在机器人决定放弃这个念头之前准备射向卡特曼。尽管斯坦比凯尔更加能够容忍卡特曼,他还是对卡特曼无法接受的行为抱有强烈的鄙视。在“性瘾治疗”中,斯坦和卡特曼在一起玩《泰格·伍兹美巡赛11》,表示尽管卡特曼有这些行为,斯坦还是把他当作“朋友”。然而,在“祸从口出”中,当教职工把卡特曼“扔进车底”麦奇老师宣称卡特曼因为肥胖而自杀的时候,比起卡特曼受到的各种伤害,斯坦更加关心去阻止窃听者发布它“最大的报道”。

肯尼·麦考密克 编辑

尽管肯尼和斯坦没有像凯尔和斯坦那样的亲密的关系,但斯坦还是把肯尼看作是亲密的朋友。在“肯尼之死”中,与另外两个男孩不同的是,斯坦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光来对待垂死的肯尼,甚至无法承受去看望在住院的他。在斯坦终于意识到肯尼“永远的”离去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肯尼最差劲的朋友(直到他听闻了卡特曼的自私行为)。两个男孩常在卡特曼和凯尔陷入争论而他们不想听的时候一起去玩,比如在“犹太人受难记”中。在“永远的好朋友”中,斯坦和凯尔反对卡特曼移除肯尼的喂食管来保护肯尼的性命。

然而,在“病危的凯尔”中,当救治凯尔的希望似乎都已消逝的时候,斯坦在肯尼面前因凯尔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崩溃大哭,他似乎并不在意或者甚至都不承认肯尼一直在死去的事实。这激怒了肯尼,这让他离开斯坦回家了,结果导致他被一架掉落的钢琴砸死,就算那样斯坦都没有去关心或是有注意到。

在前五季中,在每次肯尼经典的死去之后,斯坦几乎都会是第一个惊恐的说出:“哦,天啊,他们杀了肯尼!”当然,凯尔会马上说“你们这些混蛋!”,他在这之后便并不再理睬肯尼。唯有几次斯坦对肯尼的死亡漠不关心,那是在他正专注于其他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比如“仇恨法案”和“小矮人”。在“改旗易帜”中,当肯尼吃下许多反酸片剂并喝水导致他爆炸后,斯坦和凯尔两人,甚至是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都对此表现出完全的缺乏恐惧或是关心。相反的,他们大笑着鼓掌,觉得这个特别的死法“很精彩”。

在“浣熊大对决”中,肯尼扮演的神秘侠试着说服斯坦和凯尔他们从未记住的他的死亡的真相,甚至到了开枪自杀以证明的地步。令肯尼很沮丧的是,这并没有用,因为没有一个目睹了经过的人记得住。

温蒂·泰斯伯格 编辑

WendyandStankissing.jpg

斯坦与温蒂的关系是早期剧集里反复出现的主题。她首次出现是在“卡特曼的肛门探针”,斯

Stanandwendy.jpg

坦正要和她约会。在早期剧集中他们的关系有一个持续的笑料,就是无论何时温蒂和他说话或是亲吻他,他都会因为紧张而呕吐。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斯坦成为了四个男孩里第一个有了初吻的。

温蒂在“失恋的斯坦”中与斯坦分手和托肯好上了,这令到斯坦陷入了抑郁的状态,甚至导致他短暂的加入了哥特帮。在这之后,两人在两季的时间里都几乎不怎么说话,几乎没有眼对眼的看过对方。然而 ,斯坦依然对温蒂隐约有恋恋不舍的感觉,这在“小心那颗蛋!”中出现,斯坦很担心在学校项目里和温蒂组成一队,并嫉妒凯尔最终和温蒂组队。但在第十一季最后一集“名单风波”中,两人一起合作揭发温蒂的学校名单制作结社的秘密腐败并最终在本集结尾处和好,在一个与“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近乎相同的镜头里:温蒂正要亲吻他,但斯坦吐了温蒂一脸。这是斯坦最后一次对着温蒂呕吐,即使是在后面的剧集里她亲过他几次。

他们的和解在第十二季的“超欢乐时光”中得到确认,他们在学校的出游参观中牵手组队,并一直不肯放开,斯坦再次确认温蒂是他的女朋友。在“乳腺癌大决斗”中,他关心温蒂和卡特曼的决斗,但觉得做不了什么。但他在温蒂打败他的时候为她欢呼。在“歌舞童年”中,斯坦通过唱《歌舞青春》风格的歌来努力不让学校的人气男孩夺走温蒂,尽管温蒂向他保证不会离他而去而且整个学校都喜欢他。温蒂也在她的储物柜那里亲了斯坦的脸颊并离去,斯坦也没有呕吐。但在“你有0个好友”中,在他们第二次恢复关系之后,温蒂并不打算让斯坦去接触其他任何女孩,甚至到了通过脸书来判断而不是现实生活的地步,她看到他的状态写着单身,他脸书页面里其他女生的评论。

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她提高了对斯坦厌世情绪的关心,试着让凯尔去和斯坦谈谈这些,但他拒绝了。斯坦和温蒂两人在本季结尾中一起坐在野餐毯子里,他们的关系想必已经再次和好了。

在“众筹公司”中,斯坦为了和凯尔、卡特曼、肯尼和巴特斯成立初创公司而和温蒂分手。但他们在下一集的结尾中又和好了。

在“丑女猎手”中,温蒂因网络喷子丑女猎手42的行为而和斯坦分手,所有女生都表示他的行为是在表达男生的观点。

在“噢,天哪”中,斯坦和温蒂在一家餐厅里,向她保证他会改变。比尔·科斯比指出如果他只是为了让温蒂回来而改变,那他就是自私的。斯坦告诉温蒂不要对男生绝望因为“我想念你,温蒂。”在温蒂回应之前,巴特斯痛斥斯坦,称他为叛徒,破坏了这一刻。

冷知识 编辑

  • 斯坦是四个男孩中唯一没有患过绝症的,凯尔和卡特曼两人都在“艾滋兄弟”中染上了艾滋病,肯尼在“肯尼之死”中患上了肌肉萎缩症。
  • 在“做爱做的事”中,魔兽世界执行官告诉兰迪要把剑给一位伟大的骑士,骑士的名字是“LUVS2SPWGE”。然而,在本集开头处,你可以在斯坦的游戏画面里看到他的角色名称是“Staniscool”。
  • 第四季之前,斯坦没有摘下他的帽子,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是。
  • 斯坦是四个男孩里最后一个有超能力的。凯尔在“牙仙子黑市”中通过研究存在主义而消失并短暂成为了一个全知全能的存在。卡特曼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有向他人发射电流的能力。肯尼整部剧里都有永生不死的能力。在“免费非免费”中,撒旦为了打败Beelzaboot而附身于斯坦,让斯坦短暂的拥有像飞行,意念移物和从手和口中放射火焰之类的能力。
  • 斯坦在至少三个圣诞剧集里说过“老兄,现在这可真是乱套了”:“圣诞便便汉基先生”、“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以及“红橇坠落”。他会在一些奇特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说这句话。在“圣诞便便汉基先生”中,当汉基先生出现的时候他说了。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当他和其他人要和“查尔斯·曼森”一起庆祝圣诞节的时候他说了。在“红橇坠落”中,当耶稣被一个伊拉克人射中的时候他说了。
  • 斯坦有比其他人更强一些的消化系统,这在“阴魂不散的名人”中出现,他能够在吃了Chipotle之后屁股不流血。卡特曼还评论说斯坦有个“上帝的黄金直肠”。
  • 斯坦患有哮喘。在“性骚扰熊猫”中,卡特曼拿了斯坦的吸入器。
  • 斯坦在“兵器好时光”中的动漫形象和卡普空(Capcom)的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中的隆(Ryu)有着很大的相似度。
  • 到目前为止,斯坦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表现出性别互换倾向的男孩。卡特曼在“超赞哦机器人”中被展示出打扮成布兰妮·斯皮尔斯的样子,凯尔在“做爱做的事”中使用的是女性角色,而肯尼则在第十七季的最后三集和真理之杖中打扮得像一个公主。
  • 从“第201集”可以得知斯坦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红发父母的。
  • 斯坦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在“哦,天啊,他们杀了…”这句话中被提及的。

缺席集数 编辑

马什家族
兰迪·马什 | 弗洛·金布尔 | 斯坦·马什 | 莎伦·马什 | 金博·克恩 | 雪莉·马什 | 马什奶奶 | 马什高祖父 | 马文·马什
南方公园的孩子们
克莱德·多诺万 | 克雷格·塔克 |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 吉米·瓦勒莫 | 埃里克·卡特曼 | 巴特斯·斯多奇 | 托肯·布莱克 | 提米·伯奇 | 斯坦·马什 | 斯科特·马尔金森 | 温蒂·泰斯伯格 | 特伦特·博耶特 | 特克·崔克 | 皮普·皮瑞普 | 肯尼·麦考密克 | 贝蓓·斯蒂文斯 | 傻缺 | 凯文·斯多利 | 达米安·索恩 |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 雪莉·马什 | 凯尔·施瓦兹 | 卡伦·麦考密克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