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赫伯特·加里森,在变性后也叫珍妮特·加里森,是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即现任总统,他于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他曾是南方公园小学的四年级教师,但后来参加了总统竞选。他登场于第一季的"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并由特雷·帕克配音。

加里森在前8季都是男性,但在"加里森老师变性记"中变成女性,随后在"卡特曼老师"中又通过基因技术重新变回男性。

他在第十九季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并最终获得了共和党提名。在第二十季中他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

背景编辑

SPCMIADS1

年轻时参加“醉谷仓派对”的加里森

赫伯特·加里森从小在阿肯色州长大而许多问题也在这一阶段萌芽。年轻的加里森已经显示出了他的同性恋倾向——他认为父亲不爱他因为父亲从未强奸过自己。加里森懂得许多关于性侵儿童的知识,还视之为对孩子们的爱而非骚扰犯罪。他曾在大学里获得过机械工程学位。但不知何时及为何,缺乏相关学科知识的他成为了南方公园小学的教师而不是一位工程师。

他曾因欲图强奸想与大人交朋友的埃里克·卡特曼而被逮捕。他在释放后被学校开除了,于是便投入到了小说创作中。在遭受自己的作品被定性为“同性恋小说”的刺激下,加里森躲进了山顶的洞穴中并再也不出来了。当乔克森迪克老师找到他来请教管理课堂的方法时,加里森意识到自己必须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随后他决定回到学校并成为了幼儿园老师。

在乔克森迪克老师去世后,加里森晋升为四年级教师并重新接管了原来的班级,与此同时他开始与一个叫奴隶先生的男人交往。在"亡命宽容营"中,加里森利用奴隶先生来试图让自己因“同性恋”而被开除,这样他就能控告学校赔偿他一百万美元。但事与愿违,他们最后因歧视自己的性取向而被送到了宽容营。在"加里森老师变性记"中,加里森认为自己并不是同性恋而是一个被困在男人身体里的女人,因此他通过变性手术成为了女人并改名为“珍妮特·加里森”。这种行为也使只喜欢与男人做爱的奴隶先生和她分手了。而加里森也成为了恐同者并恢复了他对同性恋的最初观念。加里森对自己的性生活十分不检点,她声称曾让一群卡车司机在卡车里“做”她。

在她意识到自己永远不会有经期也无法怀孕时,加里森意识到了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但现在想重置变性手术带来的改变也为时已晚,而她也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当她听说了奴隶先生大基佬阿尔打算结婚时,她尝试通过让斯坦·马什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同时照顾一颗蛋的方式来证明同性恋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并不具有照顾和养育后代的能力。他认为这颗蛋一定会碎,并在发觉二人并没有打碎它之后,想办法将其毁掉。这颗蛋在结局时依旧完好无损,这使得奴隶先生和大基佬阿尔的婚姻得以完成。加里森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拒绝接受并教述进化论,学校高层雇佣了理查德·道金斯取代了他的位置。两名教师之间冲突频发,但道金斯和她展开了一段恋人关系,并说服了加里森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和他一样成为一名无神论者。道金对无神论的观点和加里森的“主张声明”结合起来,正常来讲会最终导致全世界接受无神论的观点。但这条时间线在“无神论的未来·十二”中因为埃里克·卡特曼的干预(对道金斯揭露了加里森是个变性人的事实)改变,导致两人关系破裂,未来格局也因此发生变化。

加里森在进入“蕾丝波”女同酒吧后性取向再次发生变化,并最终和另一名女同“艾莉森”发生了关系。她很快适应了自己女同的性取向,并开始捍卫女同权利和蕾丝波酒吧,也是在这里她再次成为了同性恋。在“卡特曼老师”中,她在看完奥普拉·温弗莉的电视节目后发觉自己的变性手术是个严重错误。她花费重金在一只小白鼠身上重新培植了自己的阴茎,并在移植后变回了男人。他的性取向在之后并不明朗,因为他也在变性时和女性发生过关系。在“娘炮”中,卡特曼要求使用女厕,因为他声称自己是变性人(卡特曼管自己叫做“变性淫”),加里森因为身为变性人,劝诫维多利亚校长暂时同意卡特曼的提议,以避免可能被挑大的丑闻。

在“我的国家在何处?”中,他开始反对国家中的非法加拿大移民,这导致他被南方公园小学中开除。他在之后展开了“把他们全都操死”运动,并且尝试在两国之间建造城墙以控制边境。但他发现了加拿大总统也在做同样的事来阻挡美国人。他潜入进加拿大,并且真正意义上的“操死”加拿大的总统,这使得反向移民潮出现,大部分加拿大移民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他随后宣布了自己将会参与总统竞选。在“软文”中,他在辩论会上声称应该把所有入境的利比亚难民全部操死,因为他认为这些难民都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同时跟希拉里·克林顿比起来,他显然拥有更多的支持者。他在之后与凯瑟琳·詹纳维多利亚校长一起回到了南方公园,以组织广告的阴谋。

MembersOnly00003

胜选后的加里森

第二十季中,加里森依旧在竞选总统中遥遥领先,但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对自己总统日程的实质规划,他尝试通过在演奏国旗时坐立而不起立的方式尝试糟蹋自己的选票,但重启后的国歌允许美国公民坐立,站立,甚至跪立。他又尝试在公共场合做出对女性有性别歧视的发言和立场,这导致一群愤怒的选民向他索要答案,并对他展开追杀。当他发现自己在不停获得支持的原因是因为回忆莓时,他尝试和兰迪·马什一起摧毁它们,但并没成功。相反的,在自己吃下一颗回忆莓后,他继续参加竞选并胜出。

班级编辑

作为一名三年级和四年级的教师,赫伯特·加里森是一名非常不称职的老师。他的学生更愿意彼此聊闲,而不是听他上课。虽然他偶尔也因此惩罚学生,比方说他在“疯狂俱乐部”中强迫斯坦·马什在全班面前朗读贝蓓·斯蒂文斯传给他的尴尬私密纸条。但他的学生似乎并不吸取教训,并不停重复错误。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学生似乎也对他的情况毫不关心。在“小矮人”中,他宣布自学校正在考虑炒他的鱿鱼因为他并不教述实时事件,但他的学生不为所动。在“隆鼻手术”中,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甚至在代课老师要求学生要像尊敬主任老师一样尊敬她时,告诉她学生们对加里森没有丝毫尊敬。

即使如此,斯坦凯尔,和温蒂依旧在“要你肥4000”中去精神中心探望了他,并告诉加里森他们希望他早日康复并回到学校继续授业。

外观编辑

加里森穿着深绿色的裤子和绿色的夹克、黑色的鞋子。他同时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的头顶只有两侧有灰色的头发,而中间大部分都已经谢顶了。

作为女人时,她将原来的夹克裁剪成背心,并穿着更短的裤子与新的白鞋子。她还戴了耳环还涂了口红,但她的发型没有变化。

在重新成为男人后,加里森的服装与原来的差不多,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他多加了一条腰带而且衣领有些许变化。

加里森的头发是灰色的,从"要你肥4000"中就可以知道他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但在"卡特曼的荡妇妈"中他青年时的头发却变成了棕色,这或许是因为他为了参加派对故意染成的。

在第二十季中,自从他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加里森便有了人造的棕黄色皮肤和类似唐纳德·特朗普的发型。作为美国总统时,加里森穿着深蓝色西服和红领带。在“快放下它”中可以看到加里森已经不戴他的眼镜了。

个性编辑

赫伯特·加里森有着许多心理问题并且多次在剧中表现出来。他最突出的问题是用不同玩偶表现出的多重人格分裂。在早期,当加里森还在教三年级时,他一直拿着一个叫帽子先生的玩偶。加里森用它来展示自己的第二种极端的人格以及掩盖内心的矛盾。其中最主要的矛盾是他不承认但实际上又是同性恋的事实。虽然有许多证据来表明加里森是一个同性恋,但他却对此十分抵触并坚持认为自己是直男。相反地他一直强调帽子先生才是同性恋。加里森还表现出对同性恋者的厌恶并认为他们不配为人。他曾经对斯坦说:“基佬们都是恶魔,他们的心里充满着的不是像你我一般的血,而是泔水里的油!

MrHankeytheChristmasPoo13

加里森与学生们

加里森还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他的这一特点在"圣诞便便汉基先生"中首次表现出来:他建议将墨西哥人排除出圣诞节。这在"加拿大的圣诞节"中再次出现,市长愤怒地回答道:“加里森先生,每年你都提出这样的建议但我们每年的答复都是不行!”。在"邻居来也"中,当富有的黑人们移居到了南方公园时,加里森集结了镇上的男人们想要赶他们走。加里森等人披上白床单装扮成“幽灵”来恐吓黑人们并在他们的房子前竖立起了燃烧的十字架,这样的标志寓意着:“是时候该滚了!”(Time to Leave)。当黑人们被驱逐后,加里森建议将他们遗留的豪宅卖掉大赚一笔,但其他人并没有同意。这时加里森说道:“至少我们赶走那些可恶的黑-(Nig-)”(此时画面被切换),这充分暴露出了他的原始动机。加里森也是三K党成员,但他说只有帽子先生才是,这有反映了他用玩偶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矛盾。尽管如此,加里森却和学校里的黑人员工大厨相处得很好,她甚至在大厨的葬礼上掩面哭泣。

加里森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他总是教学生们一些没用的东西,比如为什么楚比·切克会离开披头士,还曾用整整一周的时间在班上放映《巴纳比·琼斯》的录像带。他还教过学生们一些过于超前的知识,例如斯大林和共产主义。只有在一些场合(尤其是在他变性后),加里森才会表现得像一个正常老师并教学生们一些课堂内的知识。此外他还经常辱骂回答错问题的学生。事实上加里森之所以教授更多的流行文化知识,是因为他不懂得或根本不理睬学校的课程安排。

614 image-12

加里森和奴隶先生的小伎俩

在加里森放弃帽子先生后,他的性格开始变得好斗激进,经常将事情推向一个极端。在出柜后,他开始公然对奴隶先生实施一些极其猥琐的性行为,当然这大多是由于他想被学校开除以获得赔偿。然而在变成女人后,她沉迷于宣扬自己有多么女人味并做了许多粗鄙之事,例如大声向其他女人喊道月经是多么美妙的事。之后加里森与理查德·道金斯建立起了短暂的关系。她放弃了原先的信仰因为道金斯发现了她的“迷人之处”,而她也从对无神论的排斥到现在的狂热。同样地当她与一个女人发生性行为后,她便决定成为一个女同性恋。随后加里森与当地女同酒吧里的女人都做了爱并沉迷于这种随意的性行为。这些极端的转变和对信仰的态度再加上偏激的举动,使得加里森对所有不同意他观点的人都十分排斥。事实上,这些都说明了加里森是一个自恋狂。

在早期剧集中有暗示加里森可能与卡特曼的宠物猪“小蓬蓬”发生过性行为,这意味着他还享受兽交。此外在"史前怪物"中,加里森建议说将鸭嘴怪交给他喂养,但大家却说加里森有一次与自家的鸽子发生过性行为。然而加里森却说这个鸽子是一个荡妇并让没有与鸟做过爱的人举手,结果所以人都举起了手。

由于加里森和男人、女人都交往过,所以很难判断他是否还是个同性恋。也许最准确的回答应该是大厨在"亡命宽容营"中说:加里森与同性恋有很大的区别,他实际上就是一个变态。此外加里森还是一个恋童癖者,因为他在"北美恋童癖协会"中试图与小男孩发生不正当关系。

自从在第十二季变回男人以后,加里森的行为比以前正常了许多,再也没有表现出变态的性行为、无耻暴躁的性格以及精神不正常现象。相反地,他或多或少表现得像一个合格而且正常的老师(虽然在 "超欢乐时光"中他打算献出学生当人质,在"选举热潮"中担心奥巴马当选后世界就要毁灭了)。

但在第十九季的“我的国家在何处?”中他古怪的性格再一次展现了出来:他因为辱骂学校里的加拿大移民而被学校解雇。加里森通过“把他们全操死”的口号展开了对加拿大的政治斗争。在操死加拿大总统后,他决定参加总统竞选,并让凯瑟琳·詹纳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因为他们都是“变性人”。

帽子先生树枝先生,和奴隶先生 编辑

WeightGain01

在“要你肥4000”中可知加里森从小就和帽子先生在一起

在剧集中,加里森有过三名“教师助理”。其中的第一个是帽子先生。加里森通过这个手偶表达自己平时不敢表露出的内心世界,比如他是一名男同性恋。他经常使用帽子先生来说出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敢直说的话。作为他的内心从不承认的一部分,赫伯特·加里森声称帽子先生是一名男同性恋,同时是一名种族歧视者。但同时,帽子先生可以在加里森不在场时自主行动,这让很多人产生疑问,帽子先生是不是真的有了自己的意识。比如说帽子先生曾驾车撞穿监狱墙,劫狱救出加里森和大厨,在这个过程中,手偶几次眨眼并转动眼球。但他和加里森对于是否参加KKK集会时,加里森拒绝,随后帽子先生自己消失了。可以确认的是,加里森自从小时候就带着帽子先生了。 加里森在之后使用树枝先生来代替帽子先生的职位。树枝先生是一个有和帽子先生完全相同的树枝,他有和帽子先生一样的声音直到他的最后一集,在这一集中他的英语有法语口音(但考虑到他和加里森的对话本身有着发展浪漫关系的意图,这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玩笑)。他的班级讨厌树枝先生并且希望加里森让帽子先生回来。但他坚持帽子先生不会回来了。在“援助大厨”中,树枝先生总是会发生不幸的意外。加里森随后发现他们都被帽子先生诅咒了,后者希望他带它回来。在这一集结尾,树枝先生帮助加里森意识到帽子先生才是他的最佳选择,之后便被遗弃。在那之后树枝先生再也没出现过。。

在之后的剧集“200”中,加里森被埃里克·卡特曼和他的手部图绘米奇·康纳胁迫,后两者逼他把帽子先生再次带了出来,这是为了揭露埃里克·卡特曼的生父身份(曾被认为和卡特曼的母亲是同一人)。加里森在开始时就对这个再次使用手偶的举动表达出了厌恶,并称自己已经不需要它了。但是米奇·康纳却在同卡特曼和加里森的三人对话进行时和帽子先生打起了招呼,宣称两人是老朋友和战友关系。加里森似乎很不愿意再次和帽子先生说话,就好像手偶是活着的一样。

犯罪记录 编辑

赫伯特·加里森在剧集中犯下了多许民事和刑事罪行

关系编辑

无论在他变性前,变性时,还是变性后,加里森都和男人及女人发生过关系,因为他的性取向不停的变动,他很可能是双性恋或者泛性恋。

奴隶先生 编辑

加里森和奴隶先生在“亡命宽容营”中开始约会,他们的关系持续到他决定执行变性手术为止。他们在“小心那颗蛋!”中发生了冲突(此时加里森已经变性),加里森竭尽所能地尝试破坏奴隶先生和大基佬阿尔的婚礼,但失败了。在“不算有趣”中,暗示了他很可能依旧惦记着奴隶先生。

理查德·道金斯 编辑

1012 pillow-talk

事后的加里森和理查德

理查德·道金斯是加里森在经历了变性手术后第一个男朋友。他们的情侣关系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确认,同时道金斯也说服了加里森成为了一名无神论者,虽然这很可能是因为加里森害怕失去第一个爱她的男伴,但两人在未来依旧会有一个圆满的婚姻,并会导致宗教与地球上的彻底消失。但是,因为埃里克·卡特曼在“无神论的未来·十二”中使用曲柄恶作剧时间电话干扰了时间线,他向道金斯揭露了加里森是一名变性者的事实,这导致道金斯因为厌恶而崩溃,他和她分手,并跑出了家,这也导致未来发生了改变。

艾莉森 编辑

艾莉森是和加里森在“女同酒吧”中发生关系的众多女性之一,这也使她正式成为了一名女同性恋。两人的关系属于恋人还是炮友则依旧不明,因为艾莉森在之后的剧集中的缺席,加里森和她可能在“女同酒吧”的结尾就不再来往。

四人组 编辑

加里森在课堂以外很少和四人组有过交流,他经常对四人组发怒并用非常粗俗的方式与他们谈话。不过有时双方也能表达对对方的同情。在“象猪交配”中,当加里森看到斯坦的乌青眼圈后关心他“是不是被父母打了?”,但斯坦告诉他这是被姐姐打了后加里森便很快变脸并大骂斯坦说这在“浪费他的时间”。在“女妖症候群”中他向四人组解释了为何维罗妮卡是女妖和打败她的办法。加里森也在“辛普森做过了”中被邀请去卡特曼家看“海底人”。

冷知识编辑

  • 在经历过多次变性后加里森的性取向变得十分混乱,因为他与男性、女性都交往过,这使他表现得像双性恋。
  • 加里森可能与史蒂芬·斯多奇做爱过,因为他们都是白燕洗浴中心的常客,这里也可能是加里森和奴隶先生相遇的地方。
  • 加里森似乎喜欢肯尼,因为在"永远的好朋友"中她尝试送东西给医院中的肯尼,但却被逮捕了。
  • 帽子先生是种族主义者和三K党成员,为此加里森还在"改旗易帜"中向大厨道歉。但在"邻居来也"中可知加里森也同样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他还经常在镇民大会上提议驱逐墨西哥人。
  • 在"加里森老师变性记"中当加里森展示他的新乳房时,可以看到它们在大小和形状上是一致的。然而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她再一次展示时,可以看到其中一个小了许多。这是因为在 "后天的前天"中它被弄破了。
  • 加里森上课时都有携带枪支,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和学生们在祖先谷被劫持为人质时不用枪抵抗。这可能是因为枪已经被没收了,或者仅仅是加里森忘了带它。
  • 尽管加里森变成了女人,但人们还是叫她“先生”而不是“太太”。
  • 加里森是南方公园小学两个被开除而后又复职的老师之一(另一个是麦奇老师)。
  • 在"病危的凯尔"中,加里森在自己的畅销书封面上的名字是埃森P加里森,这可能是他的笔名。
  • 加里森古怪的世界观似乎是受母亲的影响下形成的。在"棕色狂想曲"中当他回家时,他母亲对他父亲没有强奸过儿子而感到惊讶伤心,并怂恿他父亲去强奸他(她和加里森都将此视作为爱)。此外加里森更多地遗传了母亲的相貌特征。
    Garrison gas station

    加里森父亲的加油站

  • 在成为一名老师之前,加里森曾在大学里学习过机械工程并曾经是一名工程师,因为在"棕色狂想曲"中可以看到他父亲的加油站招牌上写着“加里森和儿子”(其中“儿子”两字被划掉了)。但关于他为何要放弃父亲的事业而跑到科罗拉多州当老师的疑问尚未可知。此外在个招牌也表明了加里森是家里的独子。
  • 加里森曾发明过一种高速交通工具来打垮航空公司,但这项业务很快被政府叫停因为它损害了航空公司的利益。
  • 在"基动力车"中表明加里森是一个左撇子。
  • 加里森与帽子先生的关系非常像蝙蝠侠系列中的The Ventriloquist和Scarface,因为他们都通过玩偶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都戴眼镜;他们的玩偶都教唆主人去杀人。
  • 即使在校外,加里森也被称为“加里森老师”而不是“赫伯特”,但这也可能是对他的“加里森先生”称呼。

出场剧集编辑

编辑